赫拉与世人期待的喜悦

【亲情向】北京遇上天津城南北角

无cp 父子亲情向
一个小段子



郭老师的生活很简单,录节目,商演,抽时间和安迪视频,给徒弟说说活。平时演出回家又晚,总是把自己关进书房,看看书练练书法想想新作品。一天就这么过去了。

作为搭档作为师哥,谦儿大爷发现最近自己这搭档多了个爱好,没事就看手机。

可以说是废寝忘食。这都要上场了还带着花镜捧着手机不撒手呢。

师父您看什么呢?小说?烧饼取来大褂服侍师父穿,瞟了一眼,全是字儿。

去。师父轰走徒弟自己系上扣子,一点头,和师哥上了场。

大林去贵州有多久了?下了场,郭先生心神不宁的回头问助理。

快三个月了吧。小助理查查手机。

说没说什么时候能回来?

这个月末大林说要回来小园子说两场,和阎鹤祥打好招呼了。

老郭自此每日一问。

侯震知道郭老师这是想儿子了。

怎么了师哥,以前大林拍戏一天一天不回来您也不这样啊。

我把他现在拍的那个小说看了。郭先生竟有些羞赧。
他在里面,唉,被人打了。

嗯?侯震不明白。

我都没打过他,他要演这个,我光是想想就别扭。

您是觉着受不了看他演挨打?侯震没忍住笑了:以前您怎么训大林的,大林十六那会儿您说的他一天哭三回您眼睛都不眨一下,现在演个戏您就别扭?

人呐,老啦。郭先生把手机放下,依然皱着眉头:你说郭汾阳出生的时候多少人围着怕磕了碰了,奶粉玩具都买最贵的。我就想起来大林出生的时候,我也没钱,用旧棉花给缝了块褥子包着抱回家,他亲妈也没奶,他奶奶就给他捣米糊兑最便宜的奶粉喝,喝到一岁。他小时候瘦的啊,不怪他爷爷不敢让他出去玩,小胳膊小腿别的孩子欺负也打不过。
侯震听了,心里也酸了。

郭先生接着说:我那时候知道什么啊,就想着说相声,吃上饭就行,和他亲妈离婚以后也不管他。我总说我家就这个氛围,不说肉麻的,可我现在年纪也上来了,也反省,那时候我对徒弟比对大林上心。
等我真知道喜欢大林了,大林也大了。

现在也不晚。侯震安慰一句,他是看着郭奇林从九岁长成现在这样的,很多事他看在眼里却插不了嘴,那是父子家事。

以前园子时候他蹭我车我还嫌烦,现在他不在我身边我就想他,以前我真不这样啊。郭先生打开手机,里面全是郭奇林和郭汾阳的照片。

我儿子一转眼都这么大了。郭先生把一张定妆照翻出来,给侯震看:这就是他演的那个范思辙,多帅的小伙儿,我看久了都认不出来了。这里面有场戏,范思辙得跪地上被他哥打的三天下不来床。我光是想想就浑身不得劲儿。

都是假的。侯震探过头去看,嗯,有点玉面小飞龙的影子。

我知道是假的,但你说做父母的,看不得孩子委屈。以前他就是,什么委屈都不和我说,我这心里头反倒不是滋味。

他不在家,我一宿一宿睡不着觉,担心他出点什么事还不告诉我,我又担心等我没了以后,他这帮师兄弟、徒子徒孙里出叛徒。
我收拾人不用看别人脸色,他要顾及的可太多了。
我儿子太难了。

正说着电话来了。

爸爸,没打扰您睡觉吧。郭奇林得了小助理的信儿,知道父亲担心了,下了飞机就给报平安。

没有,我正往家赶呢。郭先生又惊又喜,听着儿子的声儿就安心不少。

那就好,我这儿正等着行李呢,一会儿我回玫瑰园,给您带了贵州内都匀毛尖儿。

有车没有?郭先生当机立断:我去接你,坐爸爸车。
这边司机得了信儿往机场开。

多麻烦啊,您早点回去休息吧,来回机场得挺远的。

你我儿子,远点怎么了,下飞机累不累?回家前先去吃点饭?郭先生笑容满面,一点都没有上一天节目的疲惫。

一边侯震听了下巴都快惊掉了,这还是郭德纲么?转念又欣慰不少,上次东方卫视节目就有苗头,郭师哥对大林的喜欢是越来越不遮掩了。

到了机场,父子俩都口罩帽子捂得严实,见了面就简短说了两句,助理帮提了行李就上车了。

杀青了么?回来呆多久?郭先生坐下忙问。

还没杀青呢,虽然我的戏份不多,但还得再去,能在家呆三天,去小园子说两场。

这么累就在家休息吧,园子不去就不去。

郭奇林没有掩饰自己的惊讶。我太久不说相声,不是怕荒废了么……

要是只能去园子说相声才能练,那你就白学了。回去去你师父家聊聊,让他指点指点,也跟阎鹤祥说,就说我说的这次园子就不去了,你们俩一起去你师父家。

哎。

到家已经半夜了,郭汾阳已经睡着了。郭先生坚持给儿子做了几个拿手菜,父子俩在饭厅边吃边聊,关于拍戏,关于社交,关于爱好,两人聊到凌晨。

第一次没有谈及相声。

end.

评论(13)
热度(136)
日日夜夜中流亡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