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拉今天肝论文了吗

【祥林】树袋熊养成记(上)

我不管,这就算点梗养成的文了。
然而只能分段发。


郭麒麟学画画七年了,没事也不出门,就在家里专门布置个画室闷屋里头自己鼓捣。郭先生见他平日里摆弄只以为小打小闹画着玩,没想到报个名参赛竟然拿了个奖回来,看这孩子画的越来越好,郭先生心里喜欢的紧,又见儿子抱着他腿央他找一个先生陪他画,郭先生对儿子从来是恨不得给他最好的,任天上的星星都想摘给儿子,寻了几天便给儿子挑了个画的不错的请回家里教。

说教也不那么准确,更多是陪着郭麒麟玩,偶尔开车带人去郊外采风,平时指导下技巧。这画师姓阎名鑫,在绘画班教大学生画画,因着当年上学时候得了郭先生的资助,郭先生一个电话,阎鑫便过来陪少爷画画了。

玫瑰园在近郊,画师离着远来回不方便,郭麒麟又每次都拖着不让他回家,郭先生见这人真讨了儿子欢心,便吩咐佣人给画师收拾出一间房,阎鑫就这么住下来了。

别人是不敢多嘴,可有远远见过这小少爷的,哪个不是私底下嘲笑郭先生溺爱孩子,少爷都二十岁的人了,走哪儿都让人抱着,一个不顺心就哭,养出了混世魔王的脾气,晚上还要人哄着睡觉。
这睡眠师自然还是由画师兼任。

小少爷晃着笔递给阎鑫,要画师给他画个当下最火的小猪佩奇。
阎画师举着笔认命的开始翻手机,找着一副刚要下笔,郭少爷就把T恤掀起来了,白白净净的皮肤晃的阎鑫口干舌燥:画我身上画我身上。
晚上洗澡还让画师避开,身上一定要留着那画,半夜时不时掀开睡衣看自己的肚皮。
阎鑫怕孩子冻着了,第二天又在他手臂上画了一个,好说好商量的算是把肚皮上的那幅给洗下去了。

高峰来找郭先生的时候,郭麒麟正坐在客厅看小猪佩奇。跟着高峰的人里不知是谁,把这事传出去了,郭家大少爷便又得了个阿斗的混名。

郭家大少爷似乎是不知道这些议论的。
每日搂着脖鑫的脖子在家自己玩,郭先生给他办了二十岁生日宴,小少爷怕的不行在家哭了半天,才勉强被套上高定,送去了会场。

在会场也是一句话不说把头埋在阎鑫怀里,阎鑫看小少爷紧张的晚上一口水没喝,和高峰说了一声便把少爷抱上了楼。
底下的议论声更大了。



哥,今天我们出去画吧,我想画坚强的鹰。少爷眼巴巴的望着画师,大有听着一个不字就从画师怀里跳下来摔死的气势。

大林啊,最近不太平,最好别离开玫瑰园,咱在家画好不好?画师哄孩子似的劝,可对方一听这话眼圈瞬间红了,嘴一扁,哭腔出来了。

不要,不在家画!你不带我出去我就自己去!郭家少爷脾气来了,把笔一摔竟然真的从那人怀里挣出来开始自己收拾画具,也不看阎鑫。

这哪儿成啊,得,小祖宗没劝成不说还生气了。阎鑫眼前一黑,这少爷都二十岁了还说哭就哭呢,敢让小少爷哭了他吃不了兜着走。更何况这孩子倔得很,想做什么无论如何都要做,阎鑫叹了口气。

少爷咱去个近的,去白桦林那边儿行不行,方便,我开车。阎鑫怕孩子真生气了赶紧帮着小少爷收拾,

那儿好,僻静。小少爷鼓着掌,给正在替他收拾画具的阎鑫加油。

阎大脑袋知道他们一出门就被盯上了,可没办法,他还能真让少爷一个人出门么。

到了林子郭麒麟就开心了,也忘了刚才是谁眼圈一红掉金豆,自己颠颠的搬画具挑位置,一坐下就不动了。阎鑫也搬了把椅子,坐在一边看少爷画,觉得自己像个精明的猎人。

孩子不钻牛角尖的时候真可爱。阎鑫看着少爷侧脸上一圈绒毛发愣,怎么看都看不出这郭大少爷和郭先生有一点的相似。不是基因突变就是一年前接回来的时候被调了包。

哥,现在几点了。郭麒麟手里没停。

阎鑫一看表,哟,已经下午2点多了。

太没效率了。郭大少吐槽一句,手里的画已经画好了。
纸上竟是默了副群鹰图。

笔简意繁,大气磅礴。
哪里有一点烂泥的样子。

周围安静的可怕,连鸟叫声都听不到。

来了就出来吧。郭家少爷站起来伸了个懒腰,阎鑫也站起来侧过身子,半掩着郭麒麟。

郭少爷,何先生想请您走一遭,毕竟看着您长大的,好久不见叙叙旧。声音到了人也到了。黑压压一片人围了一圈,个个亮着兵刃,阎鑫一扫,哟,全是大砍刀。为首的他也认识,何手下有头有脸的人物,曾经云字科的,姓刘名天,使得一对峨眉刺。
配上那肥头大耳的德行,倒是脱俗的很。

能派你来带我走想必何伟是势在必得,或者说已经支撑不下去别无他法了。郭麒麟虚虚点了一圈:我记得他叛逃的时候跟着他走的人不多,在外边也没什么营生,上头给的骨头都不够塞牙缝,这里的人起码占了他手底下的一半儿了吧,把宝压我这儿,还真下了血本,就不怕闪着了。

少爷咱废话少说,哥哥也是看着你长大的,实在不想把你磕了碰了的,过来和哥哥走吧。刘天一摆手,手下两个人得了信就走过来要拿人。

然后双双捂着腿倒在了地上。

评论(3)
热度(72)
日日夜夜中流亡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