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拉与世人期待的喜悦

【祥林】麒麟记(五)





郭奇林觉得身子轻飘飘的,周围灼热又压抑,然而他不管怎么挣扎都离不开这片空虚。

他身边什么都没有,时间仿佛停滞了。郭奇林有些慌了,拼命的呼喊希望有人能来救他,可他的嗓子发不出任何声音,只能徒劳的挣扎,可惜这片空虚里什么都没有,无光无影,无日无月,无生无死,无我无界,他甚至连眼泪都流不出。

他的身体渐渐在消融,正在一点一点被空虚吞噬,他渐渐感觉不到任何东西。

他是谁?他在干什么?他为什么会在这里?他残存的唯一一点清明告诉他,他的记忆也在不断被吞噬。

忽然一阵清凉袭来,包裹住他的一丝神志,他听到一个声音远远传来:神君,别怕。心中默念'舍利四象,大道无形!'
郭麒麟猛地一震,散落的清明瞬间汇聚,睁开眼,就看见烧饼担心的脸。

大林你醒了!烧饼在床边守着,见他醒来总算是松了口气,一边怕他还有后遗症,举起三根手指:这是几?我是谁?还认得我么?
饼哥,我怎么了?郭奇林从床上坐起来,活动活动关节,除了有些僵硬并无大碍。
你化形后与玄龟打了一架,玄龟已经灰飞烟灭再不能为祸人间了,然后你就恢复人形晕倒,到现在你已经睡了七天了。怎么样,哪里不舒服么?
我没事,不用担心,我现在觉得好着呢。咦?纯歧君他们呢?张望一番,客栈里没有那群仙君的踪迹,郭奇林已经从床上跳下来了。
他们完成了任务便回去复命了。不过,烧饼想了想,还是有些不解:他们问我师承何人,来自哪方洞府。我一说我师父是端引君,来自石盘山,他们就好像变了个人似的,等我告诉他们我的本体是卷丹,花精成灵,他们竟一个个再不愿和我说话。只有那曹阳拱手向我道别说他们要回灵虚山,脸上依然有些勉强。
是不是你惹到他们了?在你不知道的地方?
没有啊,我这一路抱着你回客栈休息并没有和他们再多交流。烧饼回想一番,并没有什么异常。
两人虽觉奇怪,但一想起甫下山便做了此等好事,便心下欢喜。收拾了行李继续前行。

烧饼从来最善解人意,见郭奇林神色如常再不说那日麟龟之战,更也没有提及所梦何事,便不再言语。
只是每每想起躺在床上时郭奇林撕心裂肺的尖叫,似在承受非人之痛,在心里对小师弟又多了几分怜爱。


回了灵虚山,曹阳正跪在育教堂。
让你去把夔捉住,你倒好,都干了些什么!师父工植君握着戒鞭恨不得将大徒弟打死。
浑身是血的曹阳勉强撑住身子,白衣血迹斑斑,周围师弟冷漠的看着。
让一个刚下山的孩子把夔杀死!还编造什么故事说那是玄龟,罪加一等!你还是我开山门大弟子,真是丢我的脸丢灵虚山的脸!
师父,曹阳咳着血哀求的抬起头,徒儿所言非虚,那真是上古玄龟,而那孩子也不是什么普通人,他是神兽麒麟下世,师父明鉴!
混帐!又一鞭下去,工植君竟是用了十分力。那曹阳被打的没了半条命昏死过去。
让石盘山的那群妖秽邪佞先取了夔的命,留你何用!把他扔去柴房,生死看他自己。工植君丢下鞭子,一甩袖离开了,临走时嘱咐弟子:何人杀死夔、那究竟是夔是玄龟,此事不要泄露半分,等为师回来从长计议!

工植君一人离开洞府傍晚才回,无人知晓他去了何处。





另一边石盘山召回了除云峰君和郭奇林之外的所有弟子,准备封山。
岫峒君于谦亲自坐镇,远山君高峰为护法,燕文君孙越也结束云游带着已化形成功的丘山君岳云鹏回来镇守第一道关。平山君栾云平、乾圣君陶阳、明水君孔云龙、洮水君赵彦飞、庶辛君、狳河君并唯一一个鹤字科凌鸣君张鹤伦几个守着和合归元阵。

一切皆因端引君将历第三道劫,如果成功,将飞身成圣。与一般洞府仙君只需两劫不同,古往今来只有三人历此第三劫,分别是太公姜尚、老子李聃和这端引君。
如果历劫成功,将成真正的仙人,修成金身,不仅可享天人之寿,更可位列仙班,福泽一方,享人间香火,调引世间万物。

可见这劫必定不凡,端引君前两劫便已石破天惊,引得众仙君侧目,所以石盘山众这次俱是紧张不已。
端引君算出此劫需三年之久,和岫峒君商量一番,派弟子前去寻郭奇林并烧饼,告诫他们二人三年内不论听到什么都不可回山。

石盘山如临大敌,端引君端坐妙化山顶,终日不动。弟子守着师父,不敢懈怠一刻。



而郭奇林并烧饼两人云游,一路收了不少妖怪,成长许多,法器也使用的愈加得心应手。得了端引君传讯,两人听了虽心里担心,却也不敢违抗师命,从此更加努力伏妖,江湖小有名气,也在此时传出了他法力无边,本是麒麟神兽的消息。

郭奇林自降玄龟以后便再没现过真身,消息从何而来不得而知。不过三年,他的法力却越传越邪乎,说他一旦开了杀戒,方圆十里寸草不生,需要月圆之时饮阴畜之血止住杀意。

郭奇林并不在意这闲言闲语,有不长眼的小妖听了他的名字吓得当场现了形,不敢再作乱,他竟不费吹灰之力只报了姓名便平了妖蛊之祸。

也是因着这嗜血的名号,其他仙君见着了他也不敢明着挑衅。
见的人多了,郭奇林和烧饼便明白了当时曹阳等人为何对他们如此疏远。
端引君无归无宿,自修飞升,比不得名山仙府的仙人,又因他收的徒全是“邪佞”“妖物”,少数几个凡人也不爱抛头露面,所以众仙君既看他不起又忌惮他的法力,久而久之竟势如水火。


却说那日纯歧君被丢进柴房,只剩半条命,本来众人以为凶多吉少,不想他因着修为深厚,竟活了下来,从此战战兢兢唯师父马首是瞻。

只有曹阳自己知道,若不是饮了云峰君分别时所赠的卷丹玉露,他有十条命都丢在师父手里。


————————————————
壮壮已经出现两次了!给自己鼓掌!

评论(10)
热度(28)
日日夜夜中流亡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