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拉Маша

【祥林】35岁的我为爱走钢索,岳父竟然没有打断我的腿,只因他够不着

一个祥林小段子。

古话说龙凤呈祥,可自从姆们神兽下凡,天授祥瑞,奇妙降临,与德云社同庚的主儿屈尊送祝福,可不就人家说啥是啥么。
阎鹤祥认命的把家中月饼盒子上的龙凤花样抠下来贴上麒麟。

这事还要从小祖宗来找他那天说起。

寒风凛冽的二月,下了班阎鹤祥正打算跨上哈雷出去转一圈放松放松,刚推开门就看见一个十多岁的孩子站在外边,看着衣服挺土,不像老北京打扮,还不厚实。
人厚实。

你是找不到妈妈了么?阎鹤祥挽救失足妇女般善良的问。
对方脸色一变,没接茬,背着手只问:你是辛酉年丁酉月乙未日在西城区生人的么?
啥?阎鹤祥没在意过自己的黄道八字,怎么知道是丁酉还是癸酉,一下给问懵了。
小孩于是换了个问法:你是西城区的处女鸡么?

阎大脑袋觉得自己就多余搭理他。

我要找一个1981年9月14号在西城区出生的人,看起来就是你了。本座是给你送吉祥的,开门,我要进去。
停停停,干什么啊就往人家里闯。阎鹤祥把手一挡——没拦住。
这孩子一身肉真是实打实的。
这不请自来的大少爷大摇大摆坐在他家沙发上:我爸让我下凡来做一帮一扶贫活动,指定你做我的任务。我是一只麒麟,但我爸不是麒麟,我叫郭麒麟,麒麟你知道么?就是神兽,能吃人能打架的那种。
阎鹤祥被气笑了:什么啊就麒麟,出去出去。
我真是麒麟,我是来帮你的。孩子扯着领子给他看金线绣的麒麟纹。
阎鹤祥看着神神叨叨赖他家不走的小黑胖子,本着看脸的原则,把人轰出去了。
关上门空气突然安静,外边静悄悄的。

阎鹤祥被闹得也没心思出去,便把车钥匙放下了。坐家里看了三分钟电视什么都没看进去,认命的打开门把站在门外等着的孩子领进了家。
说吧,你到底来我家干什么。
我说了我爸让我来帮你忙,帮你解决一个大问题之后我就可以回家了。
什么大问题啊?
我爸没说。
得,阎鹤祥叹口气,等我那大麻烦来了我告诉您您再过来帮扶成么?您住哪儿我先给您送家去。
这是我第一次来北京,我家在天津。
……合着还是个天津籍神兽。
红桥区和南开区之间,有片林子,那儿是我家,最近拆迁盖新楼我没地儿住了。
你们街道办也不管管。
我去了,他们说我家在那儿住那么多年不仅没买断也没缴税不罚款不错了。
阎鹤祥不是个心狠的人,小孩子吐不出一句真话大概也是生活所迫吧,无家可归的看着可怜。
那,阎鹤祥还想说什么,小胖子蹬蹬腿:我还没吃饭呢。
您一麒麟还吃饭?
不吃饭使不出神力。
那您神力可不弱,阎鹤祥比划了一下对方的肚子:一看就是高阶麒麟。

行吧,带你去吃北京小吃。
坐上哈雷,神兽宝宝第一次体会到风驰电掣的感觉。
他不是不会飞,只不过他爸说了,未成年不得私自腾云。

阎鹤祥觉得自己的颜控都被小胖子治好了。明明比自己十多岁时候还胖,可偏偏这小胖子待久了怎么看怎么可爱,带着出去吃什么都说好吃;睡觉没声起的早;白天说什么都寸步不离自己,万般无奈和上司打招呼把孩子放茶水间,神兽宝宝就真乖乖呆了一天看他码字;晚上回到家还知道心疼人,用他家最大的锅洗了五斤水果送书房去了;十分看不惯他家所有龙凤花纹,强烈要求换成麒麟款,阎鹤祥无视以后宝宝自觉的买了白色胶带贴的他家整体设计十分现代主义——
比想象中懂事的多,神兽家家教都这么严的么?

就这么平静的度过了三个月,孩子家终于来领人了。

孩子刚来北京不适应,他父亲允许他出来自己住,然后也不知怎么着,少爷找到了您赖上了。无非是青春叛逆期少爷压抑久了,出来释放释放,您多担待,这仨月生活费是一点心意。来人推来一红包,挺厚。
阎鹤祥脸上没表情,直说不必,转头把孩子往来人身边推,回家吧。
我还欠你一大难题没解决呢。神兽宝宝站着不动。
阎鹤祥笑了,但是怎么看怎么都是咬牙切齿:知道“少爷”您家有钱,可是啊,我这大难题您真没法解决,我就缺一身材姣好肤白貌美的对象,您能给我么?听话,玩够了就回家吧。
老阎……孩子眉头一皱,看着要哭。
我就问少爷一句,和我说了那么些,里面有一句真话么?
孩子有点着急,知道对方再好脾气的怕也生气了:我,我真叫郭麒麟……

孩子最后还是走了,临走留了句话:等我,我还会来找你。
阎鹤祥啪把人关外边,等脚步声远了自己靠在门边:郭,麒,麟。
好啊,你来找我啊。

三年过去的很快,但足以改变一个人。一转眼,阎鹤祥已经三十五了,高帅多金发疏,顶级白领,独立有房,拥有相亲市场炙手可热的北京户口,然而依旧光棍一条。
家里人没少跟着操心,劝他多找找,心被磨平,又被催的不行阎鹤祥最终还是答应了和家里安排好的姑娘的相亲。
为了表示对姑娘的尊重,阎大工程师特意做了头发,想遮掩下岌岌可危的发量。想了想,出门前还是拿上了哈雷钥匙。

门外传来了猛烈的拍门声。
阎鹤祥很不开心。

这谁啊,跟要进自己家似的,想着大脑袋开了门。
这谁?阎鹤祥有点懵。

我让你等我你就这么等我?还用发胶?还皮衣?为了见小姑娘耍帅四月份冻死自己?
你,郭麒麟?阎鹤祥没敢认,这瘦成这样帅成这样的真是当年那个小黑胖墩?
不是你要的身材姣好貌美肤白的对象么?我给你找来了,我没骗你。如今已是少年的郭麒麟撇撇嘴又要开始哭:可你呢,不等我,骗子!
我可没答应你……
你住嘴!要不是我看到红事会订单上有你的名字把你堵个正着,你是不是打算不要我啊!我还差三斤就标准体重了你都不等我!长大了是不是!学会相亲了!我都没到法定婚龄呢你就开始出轨!

阎鹤祥被胡搅蛮缠一通后,觉得心里美滋滋。

你还有多久才能扯证啊,大脑袋也像脑子短路似的,问这不着边际的话。
还有两年,我爸说了,这两年你得把身份证压他那儿,你以后就是我们郭家的媳妇儿了!

不由分说被郭麒麟拉着去红事会馆见爸爸,路上大堂经理带着一众跑堂的纷纷上来问好:哟,这是带回来的驸马爷吧,少东家天天念叨您呢,东家也念叨您。

阎鹤祥打算回去查一查,麒麟这种神兽到底有个何方神圣的父亲。

end.

评论(24)
热度(190)
日日夜夜中流亡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