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拉与世人期待的喜悦

【本马达】The End of The World 世界尽头(10)


10.


“殿下,对地球的数控监测数据显示,地球截止目前并没有运载任何星舰,由于我方已经摧毁了地球97.7%的武力装备,短时间内相信他们不会有侵略行为。”右大臣向他报告。低沉的议会气氛终因为这个好消息而稍稍振奋—————无论如何地球都已经正式成为了他们的长期防范监视对象。
“知道了,继续检测。”Matt深深吐了口气。桌子下手紧紧揪着腹部,指望这小小动作可以减轻听到Ben那边消息时的疼痛。

开始头痛、夜里四肢痉挛着惊醒时,他以为这是正常的、从一颗星球到另一颗星球生物体需要感受的,这是旅途的一部分,这是回家的代价,又或者,是他自私的离开Ben的报应。然而到达希美尔星已经第三周了,他的情况并没有好转,甚至变本加厉起来,呕吐,畏光,腹部坠痛,四肢无力,痉挛,对冷极度敏感,头痛晕眩来的更厉害,甚至出现了短暂的失明失聪。万幸没有人知道,不过有几次他差点就露馅儿了:去议会的路上走在他身后的大臣因他突然蹲下而差点踢到他。然而现在的他没办法考虑自己的身体,如何妥善安置好一并带回的族人、如何解决族人和希美尔星原住民的矛盾、如何消弭族人对地球的仇恨与扩张心态......这些问题必须一件一件刻不容缓好好的解决,这是他作为Damon的责任。

午夜是疼痛最为剧烈的时刻,也是他最为思念Ben的时刻。金发男孩将身体蜷缩到极限,像在地球被放进箱子里那样,盖着毯子不让一丝光线漏进来,这样痛楚可以减轻些,这是Matt最近得到的经验。然而不论毯子裹的如何严实,他依旧感到彻骨的寒冷。


拥有更为发达的大脑而被奉为王族的Damon,是全族人的希望,在传说中他们是天生得神眷顾的“与神对话者”。他的子民热切的相信着唯一的Damon,相信他的归来将会如他的先祖一样,带领族人向更高级的文明、更高尚的精神世界越迁。

他不能停下。

到今天他已经三天没有睡着了。巨大的精神压力与生理的极限快要将他压垮。王子殿下听着国会简报,大脑飞速运转,侍者为他捧来了甘露,Matt伸手去接,然而碰到杯子的一瞬间,一阵剧痛击中大脑,大臣们眼睁睁看着王子殿下倒在地上。


悉达多与其他八名廷尉一言不发守在寝宫前,王子睡了多久他们就站了多久,像是在惩罚自己。他们担负着保护王子的重任,却对王子的健康状况一无所知—————他濒临极限的身体正孕育着他们的下一代王室继承人。

医生宣布这个事实时当事人已经醒了,周围围了一圈近臣,躺在床上的Matt疑惑的看向医生:“请恕我无礼,可是我怎么可能怀孕呢,我是男子。”

“殿下,我们本来就是一个男女皆可受孕的种族。想来您从小生活在地球,接受了地球的思维,不知道自己的生理特点是可以理解的。”医生宽容的向他解释。

这里有了一个宝宝,他和Ben的宝宝,巨大的惊喜淹没了他。

“不过,孩子的另一位基因提供者在哪里?请让他进宫来陪伴您,就算您没有大婚现在也顾不上了。请以您的身体为重。”他最忠诚的大臣赫尔多斯担忧的问。

面对年长的大臣善意的话语,Matt的大脑抽搐着从惊喜中抽离,他的心绞痛着,手抚摸着肚子,想象着宝宝的存在,不由得闭上眼,“他,他没有办法进宫,我们已经不在一起了。我一个人可以。”

“这当然不行,殿下有所不知,我们虽然男女都能受孕的生理特点提高了出生率,相应的也有其缺陷:没有伴侣的陪伴,受孕者的孕期会因脆弱的精神而十分难熬,生理和心理机能都会降到历史最低值。当年离开母星的路上,伴侣死亡的受孕者中有85%在产子后死去,剩下的终身都要接受治疗。伴侣给予的精神支持非常重要,您一直以来的疼痛就是由于没有伴侣在身边的缘故。”赫尔多斯严肃的说。他见证了太多悲剧,不希望他们尊贵的王子也遭受如此的痛苦。

墨修斯一脸担忧,“殿下,您的伴侣知道您怀有子嗣么?就算你们感情不再,相信为了孩子,他也会愿意前来陪伴您度过这段艰难的时刻的。”

世界上他最不想的就是告诉Ben他有了他们的孩子。“不,他不知道,也没必要知道。”Matt抚摸着自己的肚子,这里有一个生命,他和Ben的,再次意识到这点让他平静下来。“我会一个人撑下去,别再说了。你们都出去吧,我要休息了。”

大臣们不赞同但还是依言离开,房间安静下来。Matt的心静不下来,刚躺了一会,疼痛再次毫无征兆的袭来,不光是头部、腹部,这次的疼像更是从灵魂深处传来,一点一点扯着、研磨着、割着他,他像被投入烈焰,又似坠入冰窟。Matt闭着眼小声的呜咽,无望的等待酷刑的结束。

恍惚间一个人坐在他身边。
“Matt,我来了。”

是Ben。Matt的心因听到Ben的声音而充满着欢喜,可是他太累了,根本睁不开眼,“好疼,Ben我好疼……”

“宝贝,我也很疼。”Ben的声音里充满了疲惫,人类甚至没有像以前那样亲亲他,“这种日子何时才能完。我一个人被丢在这里,听不懂你们的话,也没人愿意和我说话,所有人都认为我是罪犯,就因为我来自地球。上街连条面包都买不到,每天只能跟着你嚼又苦又涩的玫瑰,我在地球的商业帝国前功尽弃,我成了废人,成了你的玛芬尼。我好累,我真的好累,我爱你,但是我后悔了。我不该为了孩子离开我自己的家。”

“Ben,对不起,没有人比我更了解那种感觉了,我不该把你卷进来,对不起,”Matt喘息着,泪水顺着眼角流下,疼痛割碎了他脆弱的身体,愧疚煎熬着他破碎的心,“我会把你送回家,只是再让我看一眼你,再看一眼就好,我真的很想你……”金发男孩佝偻的腰哆嗦着手揪着毯子,拼命的睁开眼。

房间里只有他自己。

原来是噩梦。Ben没有真的出现在这里让他由衷的松了口气,他扬起嘴角,看起来疼痛都不那么让人难以忍受了。






=====================================
灵感枯竭中。

评论(6)
热度(26)
日日夜夜中流亡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