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拉今天肝论文了吗

【本马达】Miracle In Our Stars两个月亮(3)

Author:赫拉克勒斯

Rating:PG-13

Warning:角色极度OOC;人物不属于我,一切都是脑洞。

Summary:失去又得到一切的Ben,在一次意外中遇见了神秘的Matt,两人是否会一起面对未知的一切呢?

 

3.

 

 

Casey推开门,为Matt准备的房间短时间内已经被打扫的一尘不染,新换上的原色亚麻床单,被擦得反光的实木地板,窗子大敞四开,Affleck总裁正拿着抹布认真的给他擦玻璃。

 

房间里的草木香气舒服又怡人,Matt深吸了一口气,满意的看着自己未来三个月的房间。

 

“我不习惯其他人进来我家,所以一直都是我自己清理,”总裁放下抹布,环视一圈,向Matt解释道:“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这样很好。可以带我到床上去么,我有点累了。”Matt主动伸出双臂,Ben踌躇一秒,面无表情的将轮椅上的人公主抱起,Matt胳膊环住Ben的脖子,被轻柔的放到床上。

 

“晚饭叫我,好么?”

 

“如你所愿。”Ben将窗户关好,拉上窗帘,遮蔽最后一丝光线,拉着弟弟退出来,轻轻的关上门。

 

 

 

目睹全程的Casey呆若木鸡。

 

 

 

 

 

 

 

“你知道他是同性恋,对吧。”Casey追到厨房,小心翼翼的问。自家哥哥已经从冰箱里取出牛里脊和肋排,开始清洗。

 

“他在我眼里只是个需要照顾的病人,Casey,记得么,是你告诉我不该那么绝情不留情面。”Ben思索了下,谨慎的答道,手上动作没停,将准备好的牛里脊放在一边,再次打开冰箱取出一份三文鱼,不忘打开烤箱预热。

 

“我只是不希望你受伤,Ben,你知道我爱你,”Casey还想说什么,手机铃声响起,Ben擦擦手给他个眼神,走到一边接电话。

 

 

 

晚餐丰盛的有些过分了,洁白餐布上的菜点让人眼花缭乱,奶酪瓤蟹盖,匈牙利浓汤,牛里脊扒配黑椒沙司,烟熏蜜汁肋排,烤三文鱼柳配香草汁和黑橄榄酱,搭配小圆面包,不光Matt,负责选酒的Casey走进餐厅见到这精致得如同Bottega Sicula Milano的晚餐惊得下巴都掉了,“我不知道你会做这么多菜。”

 

接过Casey递给他的杜本内,总裁化身侍者为自己和弟弟倒酒,显然被两人的反应取悦了,淡淡微笑道:“在Gabriel Kreuther打工没点真本事可呆不下去。”

 

Casey沉默下来。

 

“Gabriel Kreuther是什么?”Matt没有察觉到Casey低落的情绪,“地狱餐厅?”

 

“一家味道不错的法国餐厅而已,你有兴趣明天我带你去尝尝。”Ben看了眼弟弟,轻描淡写的回答。

 

“为什么我没有酒?”Matt注意到自己面前的杯子冒着热气,热柠檬茶?

 

“病人没有碰酒和冰块的权利。”Ben给用眼神宣示不满的青年调整好椅子,回到主位优雅的落座,举杯:

 

“致与Matt的相遇,致与Casey的重逢。”

 

 

三人安静的享用大餐,Ben吃的不多,更多是听着他的兄弟和新来的客人聊天。他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用心的准备晚餐了,平日里厨房不过是摆设,一心扑在公司的结果是每天回家都已是深夜,更没什么精力为自己做一晚餐。

 

他总是极力避免一个人吃饭。

 

这个小聚会的高潮出现在Ben端来杏仁甜甜圈和热情果慕斯的时刻,甜品甫一露面便引起餐桌上一阵惊呼,“我宣布赦免你让我喝热柠檬茶而不是雪莉酒这项罪行了!”Matt兴奋的望着他手里的盘子。

 

 

 

 

“谢谢你今天的招待,Ben,今天的晚餐我很喜欢。”趁着Ben将Matt从轮椅抱上床,Matt自然的称呼了男人的名字。

 

“很高兴你喜欢它。”Ben不动声色的抽出手臂。

 

“你的话算数么?关于明天带我去Gabriel Kreuther。”Matt的眼睛亮晶晶的,任由男人帮他换上睡衣。

 

“当然,明日我会安排司机回来接你。”

 

“你不回来接我?”Matt抓紧他的袖子,质疑的理直气壮。

 

沉吟了一儿,男人轻微的叹了口气,“我会回来接你。”

 

 

 

 

回到书房已是深夜,男人拉开抽屉,取出灯芯绒包裹,小心翼翼的打开,久久凝视着,柔和的橘色灯光打下来,四下万籁俱寂,此刻只有他自己。

 

不知何时Casey出现靠在墙边,“和我聊聊?”

 

“你想念他们么?”Ben没有抬头,依旧注视着手里的东西,琥珀色的眼睛里是浓厚的悲伤。

 

“无时不刻,但是我知道我们是时候走出来了,man,”Casey走过去,拿起兄弟手里的相框,一家四口,爸爸抱着他,妈妈抱着Ben,“你知道,爸爸妈妈肯定不愿意看到你现在这样。”

 

“如果我走不出来呢?我试过了Casey,我真的试过,然而保持愤怒是我直到现在还没崩溃的唯一方法。”

 

“为什么接受Matt?”Casey换了个轻松的话题。

 

“因为他让我愧疚,让我平静。”

 

“我很抱歉。”

 

“这不是你的错。”

 

 

到了公司Ben早早吩咐秘书订餐厅位子,着实让茶水间喧哗了一阵。

 

“总裁让我订双人位,还给司机放了假,连着两天提前下班。”Mary搅着咖啡,神神秘秘的和同事交换情报。

 

“刚才我进去交报告的时候听到总裁打电话,说什么四点到家,一会儿先给他去取西装。”Lori讳莫如深的重复了一遍“西装。”

 

“Boss是那个?”两人对视一眼。

 

 

 

 

 

“你说你在这里打过工。”坐在轮椅上的Matt被Affleck总裁推进餐厅,谢绝了侍者的主动帮助,总裁亲力亲为的将行动不便的Matt抱上椅子。

 

环境让Matt很满意,餐桌之间的距离感让人愉悦,地上洛可可风拼接大理石地砖,水晶灯饰高高悬起,不远处钢琴师在演奏耶稣世人期待的喜悦,一切都如此和谐。

 

“已经是七年前的事了。”总裁在Matt对面落座,视线不自主的被面前的金发男人吸引:来之前已经换上他订好的Ellen Mirojnick设计西装,利落贴合的剪裁,流畅的线性,收紧的腰部,这套纯黑三件套让他不但不显臃肿,反而更显得得体优雅,金发没有发胶的固定,散碎的落在额间,而眼睛,那双蓝色的眼睛望向他时盛满了海洋与星辰。

 

高大的男人舔舔嘴唇,移开了视线。

 

“你不太爱提起。”Matt翻开菜单。

 

“我几乎不在Casey面前提起以前的事。这让他不舒服。”Ben松了松领带,“当年Casey去欧洲留学,他喜欢艺术,我留在纽约供他读书。”

 

“来这儿的只有两种人,一种人每天用美元点雪茄,另一种人会为了多在这儿多打一天工把自己逼疯,因为这儿的时薪高的不可思议。”

 

“你是个好哥哥,”Matt越过菜单看着Ben。“你知道的吧。”

 

“也许。点菜吧,”Ben召来侍者,为自己点了一份金枪鱼沙拉,一份牛油梨冻汤,一份罗西尼牛柳配钵酒汁, 餐酒选了木马红带香槟。

 

Matt则要了一份尼斯沙拉,一份法式洋葱汤,一份黑胡椒鹿柳配野蘑菇和芹菜烤面皮,一份牛奶巧克力甜甜圈,一份香草布丁,一份苹果卷,和一份拿破仑蛋糕。

 

“餐酒就要格兰帕果渣酒好了。”Matt话音刚落,Ben就抽过他的菜单,越过他对侍者道:“不,他不要餐酒,请给他换成巧克力奶昔。”

 

“我要香槟!”

 

“不,你不要香槟。不喜欢奶昔的话就百香果汁?”Ben善良的为Matt提供了第二个选择。

 

“... ...百香果汁。”

 

 

 

 

“这汤真不错,你会做吧。”

 

“我会。”

 

“别告诉我这里的菜你都会做。”Matt放下叉子,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对面优雅品着香槟的男人。

 

“不怎么让人有兴致的技能,”Ben被Matt吃惊的样子逗笑了,“我以为昨天我已经露了一手。”

 

“我对你越来越好奇了,‘affleck总裁’,”Matt稍稍思索了一下,“你都会说哪些语言?”

 

“英语,西班牙语,一点儿法语,一点儿意大利语以及全套加州腔。”

 

“哇哦,类似于‘先一直开到Olympic,然后到Pavilion右转,在一直开到Robertson——’”Matt手舞足蹈,夸张的升高句尾的声调。

 

“右转,上坡道,然后上405公路,一直开直到泥进城为止。没错,是这样。”Ben使用标准的加州腔接下来,对他的拙劣模仿不置一词,“我出生在加州,顺便说一句。”

 

Matt被他惟妙惟肖的模仿逗笑了,“真酷!我是波士顿人,口音梗都不怎么有趣,”

 

“Park the car in Harvard yard .我得说还不坏。”Ben想起听过的笑话。

 

“You got it.”Matt还想说什么,手机不合时宜的响起,公务在身的总裁看了眼号码,“给我一分钟,”拉开椅子走到一边接起电话。

 

 

“吃完饭我想去逛逛这里的gaybar。”吃完最后一碟甜点的Matt满意的放下叉子,和回来落座的男子道。

 

“我有些事,今天就到这里吧。”男子收敛起笑容,召来侍者买单。

 

气氛冷下来,Matt知趣的不再说话,任由男人将自己送回家。

 

 


评论
热度(25)
日日夜夜中流亡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