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拉Маша

【大小熊】没有姓名的苏亚雷斯

ABO梗。

和另一篇大教堂时代无关的大小熊,可以视为平行世界。 



 

与联赛第二名积分胶着的情况下,诺坎普的上帝又一次天神下凡拯救球队,在0:1落后的局面下连扳两球,带领巴萨在客场全取三分。这意味着巴萨的联赛冠军即将收入囊中,而他们也可以松口气,全力备战欧冠比赛。记者及时抓拍到了这张著名的照片:梅西张开双臂站在主场球迷前,身后队友们跑向巴萨之王,向他做出膜拜的姿势。

 

更衣室里洋溢着赢球的喜悦,赛后每个人都带着又惊叹又敬仰的眼神注视他,克罗地亚中场甚至请求他在比赛用球上签名,“谢谢你的助攻伊万—— Leo Messi”他微笑着签下了这句话。排队要求拥抱的是苏亚雷斯和阿尔巴;库蒂尼奥则公放起了巴西神曲扭动身体,带着智利中场唱着改过的歌词:“ole ole king Leo,ole ole king lion。”

 

梅西坐在凳子上收拾东西,看着队友们放松的样子他的心情也不那么坏了。

 

 

“Leo,你的表现棒极了。”

 

海盐的味道伴随着祝贺钻进他的鼻子,阿根廷人僵住了。很难不去思考自己究竟有多久没听见这人主动和自己说话,在那件事发生以后。他抬起头,发现皮克站在自己面前手伸在半空,看起来似乎想碰碰他。

 

更衣室一下子安静起来,只有库蒂尼奥公放的歌声回荡在狭小的更衣室,所有人都在盯着他们,罗贝托一动不动,特尔施特根脱球衣的动作都放轻了,等等,布斯克茨是在屏住呼吸么?

 

另一个主人公似乎也发现了大家的动作,僵硬的扯扯嘴角,露出夸张的笑容:“Leo,谢谢你带我们拿到三分。”巴萨后卫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

 

“这是大家共同努力的结果。”阿根廷人回答道,平静的仿佛不在意皮克几乎没有碰到他。

 

“Leo我去洗澡了,你要不要一起?”还是苏亚雷斯打破了这份尴尬,梅西松了口气在心里感谢好友的解围,随手抽出一条毛巾站起来打算离开,而面前高大的后卫显然被他突然的动作吓到了,飞快的后退一步。

 

是我自作自受,他想。阿根廷人自嘲的弯起嘴角,跟着乌拉圭人去了浴室。

 

苏亚雷斯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那件事发生以后他的好友虽然还是专注于足球,更多时候却沉默着,拒绝与皮克单独共处一室,要知道之前这对拉玛西亚青训好友几乎每次比赛都要亲亲抱抱,不管梅西是否进球。

 

 

 

 

看见对方表情的瞬间,皮克的心都碎了。

 

这个封闭的、冷漠的Leo自他14岁以后再没见过,对方的冷杉气味头一次如此剧烈而苦涩,leo就那么不想和他说话么。

 

无论如何,我都不可以让Leo这样悲伤下去了,无论如何。下定了决心,皮克走进浴室。

 

“Luis,我猜你洗完了。”看见Leo和乌拉圭人赤身裸体站在一起,Alpha的声音低沉下来,如果苏亚雷斯再不离开,他很可能控制不住自己——他的信息素已经开始散开了。

 

“不,Luis还没洗完,”不想独自面对皮克的梅西恳求的拉住苏亚雷斯,希望他不要把自己一个人丢下。苏亚雷斯并不想搅和进这两个人的问题里,作为一个Beta他也完全感觉不到两人的信息素,然而皮克阴沉的脸色告诉他,这个Alpha目前处在盛怒中。

 

“Gerard,我想就算你有事要找Leo也该等他洗完澡,这里呆久了会感冒的。”乌拉圭人丝毫不畏惧。

 

“噢,”近乎指责的话语让他懊恼的畏缩起来,皮克的气势瞬间消散了,Alpha不知该如何是好,高大的后卫现在看起来甚至有点可怜。

 

该死的,他总是这样,一意孤行的伤害别人。

 

伤害他的Leo。

 

伤害他的Omega。

 

“我在更衣室等你。”巴萨后卫落荒而逃。

 

 

 

“想和他谈谈吗?不想的话我会带你离开,Gerard拦不住我。”快速洗完澡围上浴巾,乌拉圭前锋握住低着头看不清表情的梅西的手。

 

阿根廷人的手太过冰冷了。

 

“或者和我谈谈,你们两个什么都不说,只会把自己憋坏。”

 

“Luis,我知道我们两个的事给球队造成了影响,我很抱歉。”阿根廷人穿上衣服坐在一边,下意识的摸了摸颈后,“我会解决这个的,不论Geri是否原谅我,他该知道真相。”

 

 

皮克坐在空无一人的更衣室,看着苏亚雷斯拉着梅西的手进来,安慰的摸摸他的头,而他的Leo脆弱的靠进乌拉圭人的怀里,久久不愿离开。

 

“Leo,”他的嗓音不知何时变得干涩不已,“我们谈谈好吗,只是,别怕我。”皮克举起双手。

 

“Luis,你先走吧。”梅西几不可闻的叹了口气,放开了苏亚雷斯。

 

更衣室里终于只剩他们两个人。

 

“Leo,首先我必须要道歉,我没有控制住自己,”看出梅西想争辩什么,皮克坚决的摇摇头:“听我说完。”

 

“对于已经发生的一切我不知道该如何表达我的歉意,我毁了你,毁了我们的球队,当我没有克制住本能扑向你时我就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这些我都知道而这让我彻夜难眠。我也知道一切都覆水难收,但是我不能放任我们两个这样下去,Leo,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什么?不!”梅西惊呆了,如果这就是皮克想出来的解决办法他已经后悔和他坐下来谈谈了。

 

“Geri这一切都是我的错,”他急切的抓紧自己的袖子,“然而因此把你绑在我身边才是最大的错误,被你标记这是我的问题,以后不再有一个Alpha属于我也是放任了自己的我所应得的,”梅西颤抖起来,“我必须向你坦白,Geri,那天是我勾引了你。”

 

“我知道那天的医疗室只有我们两个人,医生也告诉我我的发情期即将到来,然而不知怎么了,我看见了你于是鬼迷心窍放下了抑制剂,对不起,Geri对不起,我太想要你了,我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我活该成为一个没有Alpha的Omega。”

 

“Leo,你刚刚说,你想要我?”皮克脑子一片混沌,Leo勾引他?Leo知道发情期的到来?Leo想要他?

 

Leo想要他!

 

阿根廷人终于哭了,标记发生后的愧疚让他长久的坐立不安,他根本无法与他的Alpha对视,而这个善良的男人竟然以为是他强迫了自己。

 

“是的,Geri,我想要你,我渴望你。”梅西终于抬起头来,泪眼朦胧的抬起手抓住了皮克的一片衣角,“我不奢求你的原谅,你如果想解除标记我不会有丝毫怨恨,只是,求你,不要离开... ...”

 

而皮克已经迫不及待的吻住了对方的嘴唇,巴萨后卫疯狂的攫取对方的空气,恨不得将和他误会许久的Omega吞下腹中,他们唇齿相交,用舌头描摹着对方,梅西先是吃惊,随后便无可救药的沉溺于这梦想中的亲吻里。

 

许久,皮克叹息着,将Leo抱在怀里,揉着Omega柔软的头发,“我们这是浪费了多久,我也想要你Leo,而且那天不是你勾引我。”他轻咬着对方的嘴唇,“在医疗室里我闻到了你的气味,是冷杉的味道,我知道我该离开,而我也有机会离开,可是我的大脑支配了我的身体,让我向你走去。”

 

“你不知道,我既后悔强迫了你,暗自又庆幸从此你的生命里无法将我抹去,我是如此爱你,Leo,你一点儿都不知道。”

 

“你没有强迫我,Geri,我渴望你。”梅西撕下颈后的抑制贴片,冷杉的味道再次与皮克的海盐味道交融。“而我现在也知道了,我没有单相思。”

 

“感谢上帝,我们没有伤害彼此,我也没有错过你。”

 

 

 

 

 

 

 

训练刚开始苏亚雷斯敏感的感到了不对劲。

 

不是说Leo一直在笑不好,只是为什么皮克也在笑?还笑的那么恶心。

 

后卫走过去,像事件发生之前那样意义不明的揉阿根廷人的耳朵,阿根廷人无所察觉的任由对方动作,甚至主动朝皮克身边蹭蹭,两个人越贴越近。

 

皮克快把梅西包住了。

 

好吧,在教练的眼神示意下皮克终于回到中圈,可为什么他还是在笑?还给Leo递水瓶,Leo现在并不想喝水,乌拉圭人心里想,Leo来的路上喝了我一大壶马黛茶,怎么能还喝下——

 

Leo把水瓶接过去了。

 

Leo喝了一口。

 

皮克把Leo的水瓶接过去丢到地上继续搂住Leo。

 

 

 

教练皮克他干扰Leo训练!乌拉圭人在心里大吼。

 

他看到球员们因两位队长(特指Leo和Gerard)和好如初都放下心来,苏亚雷斯撇撇嘴。

 

乌拉圭前锋不知道的是,他自己也笑的特别恶心。

 



End.


评论(11)
热度(146)
日日夜夜中流亡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