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拉与世人期待的喜悦

【大小熊】大教堂时代 - 5

新赛季给巴塞罗那小铁匠攒人品~

chapter 5.



梅西从不过多关注球员交易市场的消息。

他是个球员,只想好好踢球帮助球队夺得冠军,他不愿意干预俱乐部决策,即使阿根廷人深知接过10号球衣意味着巨大的影响力和更多话语权。阿根廷人在教练、记者甚至是主席向他询问转会人选的时候给出的答案总是相同的:

“我不参与这个问题的讨论。”

赛季开始前,结束一天的训练巴萨十号继任者跟随体能教练走进通道,不远处瓜迪奥拉的大嗓门冲出办公室,他躲避不及,不意外的听到了青年教练对目前转会结果的愤怒:“我要中卫!我要防守型球员!中场球员我自己会处理!现在我要可以和卡尔斯配合更好的中卫... ...”巴萨十号对此不置可否的耸耸肩闪进浴室。

“加布里埃尔很好,”阿根廷人走进隔间拧开花洒,热水从头浇下,他不得不闭上眼。

“罗尼和德科也很好,他们都是最棒的球员,弗兰克也是最好的教练。”

“不过是巴塞罗那不再需要他们了而已。”

空旷的浴室无人听到他的喃喃。

“ ‘因为巴塞罗那是迦太基,是高迪,是我愿为之投身烈焰的死荫之地。’ ”

阿根廷人习惯性的挤了一大捧香波,正要洗头发才惊觉自己已经变成短发。轻微的叹了口气,未来的诺坎普之王还是选择将手中的香波糊上头顶,任由自己被泡沫淹没,这也使他在浴室里花费了更多的时间,刚好错过了主教练在赛后总结的开头部分,那条在未来影响深远的转会消息。


阿根廷人开着奥迪遭遇了小小的塞车后到达甘伯体育城,也许是担忧自己的驾驶技巧,他比以往提前了两个小时出发。进了停车场刚要下车,管理员阿尔坎塔拉敲敲他的车窗:“Leo,你的车位在旁边。”年老的西班牙人指指一边。

他又一次把车停到了以前小罗载他时的车位。

巴萨新王抱歉的朝阿尔坎塔拉笑笑,重新将车停在了它本该在的地方。

上午10点对于西班牙人而言还是太早了,梅西不得不多跑一趟去取更衣室的钥匙,折腾了一圈,阿根廷人终于换好训练服踏上草皮,早上的各种不顺让他的心情不算太好。

逆着光他看见草皮上站着一个人。

穿着深色T恤,鞋子倒是运动鞋,个子很高。这个人在颠球,看起来已经在这里呆了很久。阿根廷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很快那人似乎意识到有第二个人存在,转过了头。

高大的男人看到了他,抬腿将球高高挑起,唇边染上笑意,梅西下意识的跑去接,将皮球踢回去。也许是默契不够,皮球在草地上弹了一下,男人没有放弃,挑起球将皮球调整到适合的高度又一次将球踢给他。

踢到最后谁也不愿皮球在自己脚下落地,暗暗成了一场无言较量,男人和阿根廷人越踢靠的越近,最后他们之间只差两个身位的距离。三十几轮后,男人凭借身高优势利用头球成功让梅西失去了球权。

男人勾起球还想继续,阿根廷人摇摇头,“我还没热身,”

“Pique。”




谁都看出了队内头牌和新援之间名为不熟的气氛。

球员们陆陆续续走上训练场,闯入者皮克向大家解释了自己出现的原因,“本来我的亮相仪式在明天,可我实在太想念巴塞罗那的草地了,所以下了飞机就直接来了这里,还好体育城的门卫认识我把我放进来,毕竟小时候我外祖父常常带我过来看一线队训练。”

普约尔给了他一个大力的拥抱,“以后我们就是搭档了小伙子,个子真高,脚下技术怎么样?”

“他是我们拉玛西亚的孩子,和Leo同届。”瓜迪奥拉适时踏上草皮向大家解释他的选择。拉玛西亚,技术的代名词。

人群里青训出身的几个都高兴起来,他们相信纯血统的皮克将会无缝衔接这支以拉玛西亚为主的巴萨,然而看着小国王脸上公式的微笑、接下来的公式握手和公式欢迎,渐渐才觉得不妙。

瓜迪奥拉皱紧了眉头。

梅西在训练里十分安静,比起以往几个赛季的活跃,清洗大潮过后的他情绪一直不高,即使对抗中碰到了皮克也并没有表现出熟稔,休息时看到加泰人朝他走去,阿根廷人突兀的扭过头,逃也似的躲进阿根廷老乡米利托的身边。

如果Leo想要一个人呆着,那么我会确保他得到他想要的。虽然西班牙人不知道问题出现在哪里,但大个子还是停住脚步,不打算逼迫梅西在他不愿意的时候对上他。

这个Leo不是他认识的那个。心痛于Leo的疏离的同时,皮克敏感的意识到。

这个Leo太悲伤了。他的眼睛不再明亮,他的声音不再跳动着欢愉,他的动作虽然敏捷却失掉了灵魂,甚至脚步,他的Leo脚步是那么轻盈,而这个Leo,这个Leo的步伐是那么沉重,仿佛戴上了普罗米修斯的锁链。

曾经饱受生活的孤独与疾病的威胁,Leo眼中都没有熄灭这道光,是什么让他的小天才在此刻心中溢满了悲痛?好像什么都将离他而去,生命从此不再有希望。

或者不仅是此刻。皮克心碎了,他甚至不敢断言Leo的悲伤已经持续了多久。

瓜迪奥拉观察着他的核心和皮克的互动,对此不发一语。三个小时后沉默的结束了训练。

走在最后,皮克犹豫了一下,尚且稚嫩而脆弱的巴萨新援找到了教练。

“瓜迪奥拉先生,我很高兴您愿意买下我,可是为什么是我,我不明白,我在曼联甚至打不上主力。”

此时头发还很茂密的前加泰队长闻言笑了,拍拍皮克的肩膀,够到青年着实花了他不少力气。

“你的脚下技术很细腻,懂得如何控球、出球,你很聪明,你知道拉玛西亚的哲学。而你的身高则可以帮助球队争顶和进头球,可以拓宽我的战术。你是如此年轻而潜力无限,和卡尔斯磨合一下你会成为我的这支巴萨的主力球员,别对自己没有信心,我不要冗员,而你正是我的理想阵容里的最后一块拼图。”

“瓜迪奥拉先生,我,我太感激了,从没有人这么对我说过。”年轻的加泰罗尼亚人有些慌乱。

“我记得弗格森爵士对你很好,他也很重视你。”

“是的,爵士就像我的第二个父亲,他关爱着我。直到我犯了一个错,从此我失去了他的信任。”皮克像是回忆起了什么,蓝色的眼睛被忧郁覆盖,“我在英国过的不好,虽然爵士很关心我,可是我讨厌那里的天气,那里的球队文化,我没办法融入进去,我想念家人,想念巴塞罗那。瓜迪奥拉先生,谢谢你,谢谢你让我回家。”

主教练拍拍青年的脸,“佩普,叫我佩普。”

“好的佩普,还有一件事,”青年看着脚下,沉默了一会儿,“你知道Leo发生了什么吗?他不快乐。”

瓜迪奥拉的眉头皱了起来,努力放轻自己的声音:“杰拉德,他一时间失去了很多熟悉的人,依赖的人,而这需要时间,他受的苦已经够多了,不要因此责怪他的冷淡。”

“我没有,他是Leo我根本不可能责怪他,”皮克急忙解释,同时明白了阿根廷人的问题出现在哪里,关于Leo和巴西人之间的友谊他也略有耳闻,“我只是担心他,他看起来很难过,连我也无法靠近。”

“Leo是个重感情的人,他有颗柔软的心,谁对他好,他就记得一辈子。”瓜迪奥拉轻不可闻的呼了一口气,“所以我想告别对他来说有点难。”

梅西慢悠悠走进更衣室时敏锐的发现了异样:不是指10号柜子上已经贴着他的名字,而是3号柜子被整理干净,看起来有新人要加入了。上面还贴了新的名牌。

鬼使神差的,他选择去看一眼谁会占据这个号码。

阿根廷人走过去,三秒后瞪大了眼睛。

「Gerard Pique」

这是真的!不是幻觉,不是臆想,Geri真的回来了!

阿根廷人像一股旋风飞奔而去,更衣室里队员因此见识到了小跳蚤无球跑动速度的极限。

还在和佩普商量着如何帮助梅西开心起来,话题中心本人已经带着风冲进了他的怀里。

“Geri真的是你!你回来了!你在巴萨有柜子!你真的回来了!”阿根廷人用力抓住他的袖子,全身的重量都压上来,两只眼睛亮亮的看着他,散发着极度喜悦的光芒。

条件反射似的接住怀中的阿根廷人,皮克双臂的记忆被唤醒,下意识的紧紧抱住对方,“Leo?我已经和你一起训练一整天了。”语气里带着浓浓的委屈。可是他依旧感谢上帝,他怀念这个,怀里小小的Leo。

“对不起,对不起我忽略了你这么久Geri,我以为你是我的幻觉,我以为你是我想象出来的,”梅西声音软下来,像小时候那样将身体贴上好友,身高差距让他的头贴在皮克靠近颈窝的胸前,他再一次感受到对方的心跳,像四年前那样。

“当我看见你的脸,我警告自己不可以沉溺其中,因为我不知道当我清醒过来以后发现你不在这里我该怎么办。”

“还好Geri,你真的回来了,你找到我了。”

“是的,我回来了,我和你承诺过这个,我会找到你。”皮克低下头不住的将吻印在阿根廷人的头顶,他的手穿过梅西柔软的棕色头发,他渴望这个。

tbc.

评论(15)
热度(138)
日日夜夜中流亡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