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拉Маша

【梅ALL】神圣彼得 [教父AU]

 

主题就是煤老板日天日地,很想看煤老板总攻的英姿了。

有一点点大小熊。

写了开头就觉得莫名其妙,写完果然通篇莫名其妙。

不映射任何人任何事,不要对号入座。

 

 

 

 

经过几天海上的航行和临近伊比利亚半岛时仲夏暴雨的洗礼,白色的圣彼得号终于抵达巴塞罗那港,夜幕下吞吐量巨大的口岸使得这条低调的小船轻易的消失在众多货船里。

 

身材不甚高大的青年轻巧跳下船来,向左右张望一会儿朝夜色奔去,露水隐匿了他的踪迹。

 

“... ...第七,第八,第九,”心中默默数着仓库,青年轻车熟路的走近那扇写着10的大门,有节奏的轻轻敲了四下。

 

一个男人压低了声音,像是在强忍着怒气:“太晚了,想订货明天再来吧。”

 

“我是来送货的,一周前你们定的阿根廷牛肉到了。”青年回答。

 

“早不来晚不来,好吧,进来等吧小伙子,我先把那几个家伙叫起来,我一个人可应付不来如此‘贵重’的牛肉。”男人拉开门,青年侧身闪了进去。

 

屋子里因着连日的暴雨潮湿不已,青年混着灯光才看清男人的样子:一头到肩的卷发,高大而强壮的身体,黑暗中锐利的眼睛。“嗨,我叫塞尔吉奥·阿圭罗,你也可以叫我Kun。”青年突然说。

 

“你好,来自阿根廷的Kun先生。”男人没抬头,也不打算报上自己的名字,掀开一旁的帘子,帘子后躺着四个睡得迷迷糊糊的青年。

 

“起床了,佩德罗快点起来,还有你们都起来,牛肉到了。”

 

几个青年听了马上下了床利落的走到一边,掀开油布打开集装箱取出几支勃朗宁、博莱塔9000,每个人装备好,点点头,一行人朝圣彼得号行进。

 

海平线升起,已经有海鸥在雾气中飞翔。

 

安静,太安静了。阿圭罗懊恼的意识到自己耽搁了太多时间,那边卷发男子已经皱起了眉头。

 

“船上除了那个孩子还有谁?”

 

阿圭罗猛地顿住。

 

“一个叫皮克的。教父让杰拉德·皮克负责传话,我们就顺便让他上了船。”

 

“糟糕!”矮个子青年低声喊,“卡尔斯,怎么办。”

 

被称为卡尔斯的男人停下脚步,“如果是皮克的话,那么那孩子现在已经被哈维带走了。蒂亚戈,你现在赶紧带阿圭罗藏起来,在我没有找到那个孩子之前千万不能让他露面。”

 

阿圭罗知道现在自己帮不上忙,巴塞罗那不是自己的地盘,而看一直是正直勇敢著称的狮王担忧的神情不似作伪,应该不会和他们为敌,阿根廷男人放下心来:“普约尔,他就拜托你了。”

 

 

 

较之于港口的潮湿,巴塞罗那城郊的高档别墅不得不说舒服太多了。

 

哈维沉默良久,久到伊涅斯塔给了他好几次眼神示意,哈维才抬手,让手下把蒙在青年头上的黑布取下。

 

那是一张非常意大利的脸。哈维想。

 

青年不适应的闭了闭眼,在看到一屋子陌生人后显得惊慌失措,“你们,你们是谁?为什么要带我来这里?”声音里甚至带着颤抖。

 

“莱昂内尔·库西蒂尼?”哈维皱了皱眉。

 

被捆绑住手脚的青年没有回答,似乎是在研究承认的话有几成活命的机会。

 

“你不回答也没关系,皮克告诉了我们你就是库西蒂尼。”一旁的伊涅斯塔开了口,语气虽然温和却并没能让青年感到好过一点,因为他看见了站在说话人身边的好友。

 

“杰拉德,”被称为库西蒂尼的青年失望的望着皮克,“我以为我们是朋友。”

 

皮克涨红了脸,“对不起。”

 

“我叫你莱奥可以么,”哈维放轻了声音,“听我说,你知道自己被叫来巴塞罗那的原因么?”

 

青年点点头,又摇摇头,“皮克说外祖父想看看我,于是买了一艘船把我带回来。”

 

“这当然是真的,不过皮克可能不会告诉你你外祖父是谁,”哈维没有给库西蒂尼插话的机会,“你的外祖父是巴塞罗那最大的黑帮教父,约翰·克鲁伊夫·库西蒂尼,而他要你来的目的,就是让你接手他的黑色帝国。”

 

“我不明白,”青年迷惑了,“我只是个,我是说,我在罗萨里奥经营一家农场,我会挤牛奶、除草、给生病的牛打针,我不会干别的,你说的我不明白。”

 

“你不明白不要紧,你只需要回答,你想坐在那个位置成为巴塞罗那教父么?”

 

“不,我不想。”

 

“好孩子。”哈维点了点头,示意手下给阿根廷青年松绑。“感谢你的配合,听我说孩子,我还需要你帮我一点小忙,然后你就可以回家了,我会让皮克陪你在巴萨罗那玩几天,你想去哪儿?”

 

“你要我做什么呢,这位先生?”青年安静的说。

 

“叫我先生这太见外了,叫我哈维,”哈维让青年坐在椅子上,“你的外祖父现在身体很不好,他只说了要你来巴塞罗那然后就昏迷不醒。所以明天我会带你去见家族其他人,会议过后他们会请你成为继承人,然后你只需要说一句‘我拒绝’然后推荐一位名叫博扬·科尔基奇的人代替你,你的工作就完成了,看,很简单。”

 

青年看着哈维,慢慢点了点头。

 

他不信任这个男人。

 

 

 

“他不像个库西蒂尼。”送走了青年,伊涅斯塔有些失望,矛盾的摇摇头。

 

“无所谓,我要的只是他露个面,说出博扬的名字。”

 

 

 

 

 

 

 

 

——小库西蒂尼在哈维那里。明日家族会议。

——地址。

——老地方。

——还有谁知道。

——只有哈维的人清楚,普约尔在查,暂时没查到。

——继续盯着哈维。

 

放下手机,伯纳乌再次恢复了安静。

 

 

 

 

诺坎普外陆陆续续停了几辆低调的奥迪。

 

因为老教父躺在医院里,主位上是他的继子瓜迪奥拉,也是目前巴塞罗那的代理掌权人。长桌两边分别坐着普约尔、伊涅斯塔、博扬、阿尔维斯、阿德里亚诺、阿费莱和苏亚雷斯。

 

加泰罗尼亚人看了看表,“希望哈维不是在路上出了什么事。”

 

阿尔维斯将手中的报纸翻得哗哗作响,显得有些幸灾乐祸:“他要是不来就宣布他弃权好了,反正——”

 

“抱歉我来迟了,因为莱昂内尔有些不适应,今天起得有些晚。”哈维走进大厅,稍稍慢下步子以便身后的阿根廷人跟上,阿根廷人身边是一直缩着脑袋的皮克。所有人(除了伊涅斯塔)都瞪大了眼睛。

 

“莱昂内尔?”阿尔维斯大叫着站起来,跑去绕着青年转来转去,“你就是教父的外孙,莱昂内尔·库西蒂尼?你怎么会跟着哈维?你什么来巴塞罗那的?你——”

 

“闭嘴,你吵得的我头疼达尼,”阿德里亚诺不得不制止自己的南美伙伴,“佩普?”

 

阿尔维斯举起手,示意自己会安静,接着抓住库西蒂尼的胳膊直直朝瓜迪奥拉走去,“来吧小国王,坐到这儿来,请。”巴西人弯下腰伸出手做了个夸张的“请”的动作,瓜迪奥拉倒也不尴尬,站起来让出了位置。

 

看到人还活着,普约尔松了口气。

 

库西蒂尼被手舞足蹈的阿尔维斯按在主位,“哈维?”阿根廷人不安的问道。

 

“今天要商量的是赌场的事,还有drug的问题。”哈维无视主位上的青年,开始主持会议。

 

瓜迪奥拉让出了座位却也没有对新人的到来发表任何评价,所有人都默契的无视了房间里的大象。教父继子点上雪茄:“有三家赌场被Real搅和的开不下去,西部那家也有萨拉戈萨在捣乱,”深深吐出烟雾,“毕尔巴鄂那群白痴打算趁火打劫,妄想吞掉我们在那边的酒厂。”

 

“教父病倒以后巴伦西亚也在搞小动作。”伊涅斯塔说。

 

“只有港口还算平静,但如果没有主持大局的人,以后港口也会被吞掉。”普约尔意有所指的朝主位看了一眼。

 

“Drug呢?”哈维转移话题,“有消息Real那边已经和葡萄牙的毒枭联系上了。”

 

“我看要不我们也做好了,虽然教父说不碰drug,可这世道不碰drug哪儿来钱,”阿德里亚诺耸怂肩,“对不对阿费莱?”

 

阿费莱为难的看着瞪着他的瓜迪奥拉,他是荷兰人,是教父当年带来的外来帮之一,而现在荷兰帮的主心骨是本地人瓜迪奥拉,他得事事看这位加泰人的脸色。

 

“别怪我没提醒你阿德,”苏亚雷斯第一次开口:“巴塞罗那不贩drug。在巴塞罗那贩drug的南美人不用别人动手,我第一个干掉他。”

 

库西蒂尼的眼睛闪了闪。阿德里亚诺的脸上不太好看,本想挑拨下荷兰帮的关系,没想到自家南美帮被看了笑话。

 

“路易斯,话不要说的那么绝,要是哈维和普约尔都同意了你怎么办。”阿尔维斯再次站出来,笑嘻嘻把话头抛给了本土帮。

 

普约尔虽然是本地人,但是却奇异的和哈维、伊涅斯塔保持着距离,这点让南美帮很是乐见其成。

狮王受人尊敬,不论伊涅斯塔找了他谈了多少话,这位加泰狮王总是固执的守着自己的港口不愿参与内部派系斗争。

 

“不碰。”

 

“不碰。”

 

两人的话同时响起。

 

“赌场那里我会再去和警长谈判,给我两千万。”哈维叹了口气,“可以么?”

 

瓜迪奥拉刚想回答,博扬先一步跳了出来,“你们真的认为我们永远都可以不碰drug?的确,西班牙现在没有,因为巴塞罗那港被卡尔斯控制得很好,但是Real搭上了葡萄牙!葡萄牙的港口我们控制不了!想想吧,Real以后会把持西班牙境内全部drug通道,以后所有的钱、所有的人都会属于Real,而我们呢,把人力搭在卖酒卖烟,赚的钱还要填给白道一半儿,天哪我们还是黑帮么?!”

 

“我是个年轻人,我不懂你们所谓的坚持,但是我看的很清楚,”本土帮全心全意推举的继承人显然不打算放过这个机会,高声道:“是时候开启新篇章了——”

 

“科尔基奇!”这下连伊涅斯塔也忍不住出声。

 

“让他说完。”普约尔示意伊涅斯塔,他很想看看这个加泰罗尼亚的孩子变成了什么样子。

 

“教父不会再醒来了,是时候做决定了。是我,还是那个躲在佩普身后的荷兰人,或者是,”博扬发出一声古怪的笑声,“乌拉圭人,不敢相信我竟然说出来了,巴塞罗那教父候选人,一个乌拉圭人。”

 

一时间没有人说话。

 

“别犹豫了!”加泰人站起来,眼中是欲望与疯狂。

 

 

哈维不语。他知道背离老教父的博扬已经出局了。剩下两个人,南美派苏亚雷斯,荷兰派阿费莱。

 

苏亚雷斯枪法了得,一个人单枪匹马端掉了马拉加,而阿费莱聪明,胜在听话,背后有瓜迪奥拉。

 

他还得想想。

 

南美帮头头阿尔维斯笑笑,也不出声。

 

 

震动声轻微的响起,站在哈维身后的皮克摸出手机,看了一眼刚收到的短信。

 

高大的青年忍不住扬起嘴角,在众人的注视下走去主位,弯下腰附在阿根廷人耳边说了些什么,而阿根廷人则点点头,拍拍皮克的肚子。

 

“皮克?”哈维不满的招呼高个子男人,搞不懂他在搞什么鬼名堂。

 

皮克没有看向哈维,而是在直起身后摸摸阿根廷人的耳朵,站在了库西蒂尼身后。

 

伊涅斯塔倒吸一口凉气——现在所有人都看清楚了,皮克是小库西蒂尼的人。

 

那么,那么从一开始小库西蒂尼被他们抓住就是计划之中。伊涅斯塔转头去看哈维,果然哈维的脸色也沉下去。

 

“皮克,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

 

“哈维,”小库西蒂尼开口,“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

 

 

 

 

 

 

 

 

 

普约尔沉默的冷眼观察着,瓜迪奥拉、哈维、阿尔维斯三人之中,小库西蒂尼选择了哈维,因为只有在哈维那里才会不费一兵一卒进入诺坎普。瓜迪奥拉会选择把他丢去意大利,阿尔维斯则会直接干掉他。而自己,自己压根就不会让他进来。

 

不过既然皮克是他的人,那么就证明他在巴塞罗那还有其他人。皮克是本土帮皮克家族的小少爷,皮克家族是巴塞罗那的肱骨,一旦皮克家族站队,哪怕哈维和瓜迪奥拉联手,这教父位置都不好说。

 

我的身边也会有他的人吗。普约尔警觉的想到。

 

“作为外祖父唯一的男性继承人,我13岁的时候来到巴塞罗那,从此就爱上了这里。”主位上的青年声音不大,却让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约翰希望巴塞罗那兴盛下去,我也是这么想的,我知道你们所有人都爱它。”

 

阿根廷人看了一眼墙上的巴塞罗那标志。

 

“所以我选择坐在这里,让我们以不流血的方式解决。”

 

阿尔维斯皱起眉,“你在开玩笑么?”说着站起身想要离开。

 

“如果我是你,就不会现在离开,外面现在很吵。”话没说完,巴西人已经拉开了门,枪声随之进入房间。

 

诺坎普外是库西蒂尼的人在清理现场。

 

“Holy shit!外面是什么!”

 

“Real知道今天三派齐聚诺坎普,库西蒂尼也会来。”瓜迪奥拉也明白过来。“哈维,你的人里不干净。”

 

哈维阴森森的看着皮克,“我的人当然不干净。”他小瞧了这个小伙子,皮克家族富有而重视传承,他以为小皮克不会想那么多。

 

普约尔沉声道:“如果Real真的抓住这个机会突袭诺坎普打算把我们一锅端,那么他们老巢就空了。”

 

“不愧是狮王。”库西蒂尼欣赏的看向普约尔。

 

“塞斯克已经偷袭成功了, 现在正在赶回来的路上。”皮克把刚刚短信中消息昭告其他人。

 

瓜迪奥拉睁大了眼睛,“你到底是谁,皮克、法布雷加斯都是拉玛西亚人,你怎么会——”话没说完他已经知晓了答案,“你也是拉玛西亚的,父亲把拉玛西亚给了你。”

 

 

“如果我不同意你成为教父,你会让我活着离开这里吗?”许久未出声的苏亚雷斯试探道,他知道这个男人不简单,看起来甚至比他见过的任何人都难缠。

 

“你当然可以活着离开,你是如此坚决的拥护外祖父的意志,你是个好人。”库西蒂尼眼中充满着光芒,这让他看上去非常真诚,“不论你是否支持我,我都永远尊敬你,路易斯。”

 

其他人都抬起头看向阿根廷人。

 

 

 

紧闭的门被打开,法布雷加斯、布斯克茨、阿尔巴和罗贝托带着一身血腥气鱼贯而入。

 

“Leo,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布斯克茨道。

 

“好消息是偷袭成功,同时来诺坎普偷袭我们的也被干掉了,Real元气大伤;坏消息是菲戈中了枪死了,好吧我说过要给你抓活的,但是我没办法控制流弹,他太不走运了。”法布雷加斯上前紧紧地拥抱着好友,皮克抓了抓头发,也拥了上去。

 

这亲热场面在巴塞罗那黑帮基地里显得突兀而夸张。

 

 

阿尔维斯眯起了眼睛,阿德里亚诺打算出声制止却来不及,巴西人推开椅子走到库西蒂尼面前。

 

“唐·库西蒂尼。”男人弯下腰,一个吻落在阿根廷人手背上。

 

“梅西。我更常使用父姓。”现在让我们重新称呼这位阿根廷人,梅西安静的纠正。

 

“当然,唐·梅西。梅西?”巴西人反应过来自己听到了什么,惊讶的放下梅西的手,仔细端详起他的脸,“里奥·梅西?”

 

巴塞罗那神枪手,拉玛西亚金童,诺坎普上空的弥赛亚,里奥·梅西。

 

 

 

瓜迪奥拉捂住了脑袋。

 

梅西,他当然了解,他曾无数次和这个男孩擦肩而过,却因父亲的隔离而总是败兴而归。他不敢相信一个19岁的孩子可以一个人力挽狂澜,数次在黑帮斗争中解救巴塞罗那,无止境的打破枪王记录,一次次带领拉玛西亚夺回他们的地盘、扩张他们的领土,这个孩子重现了诺坎普的荣光,这正是他梦寐以求的。而现在,这个孩子真实的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梅西,”瓜迪奥拉虔诚的走向他的爱,“上帝保佑,我终于见到了你,”加泰人将自己的亲吻印在阿根廷人的额头,而后才珍而重之的握起他的手,“唐·梅西。”

 

在两帮灵魂宣誓效忠后,剩下的人也纷纷效仿,向梅西献上忠诚之吻。

 

苏亚雷斯最后一个走去,带着惊讶与敬意:“在利物浦时我就听说过你,阁下,而这也是我愿意来巴塞罗那的一个重要原因,现在你是否愿意将我留下,我会奉献我的一切。”

 

“求之不得,如果你现在还在利物浦,我不吃不喝也会用8100万把你挖过来的。”梅西微笑着接受乌拉圭人的亲吻。

 

 

博扬再也坐不住了,惊慌的寻找哈维,希望哈维——这个一直支持他的人能够不要像荷兰帮与南美帮那样倒戈。

 

“你耍了我,梅西。”

 

“骗过Real需要你的帮忙哈维,你什么都没有损失,而我也达成了我的目的。”

 

“你明明知道,”哈维疲惫的揉揉眉心,“如果你告诉我你是梅西的话,我是不会阻止你做接班人的,但你不信任我。”

 

“但我需要确定谁是我可以信任的人。”

 

梅西坐回椅子,皮克与法布雷加斯站在身后。

 

“现在,你可以过来宣誓效忠了。”

 

 

 

 

 

End.

 

 

评论(10)
热度(102)
日日夜夜中流亡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