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拉今天肝论文了吗

【C梅】白是红白蓝的白

cp依然是C罗和梅西。
来自球盲的全程瞎编。





都灵的房子是梅西帮忙找的。

罗纳尔多识相的没有对男友这一奇怪的爱好发表看法,得知Leo和新队友见面第一句话是“你需要买房子么我知道个不错的。”他足足笑了三分钟。

他从一开始就知道,里奥梅西从来都不是害羞的人,他只对自己感兴趣的人主动。


那是在遥远的2007年,他是老特拉福德宠儿,意气风发,在英超赛场风头无两,他的名字开始被世界所知。然而那年摘得金球奖荣誉的是AC米兰中场、在欧冠半决赛击败了他率领的曼联的巴西人卡卡。
哦卡卡,他值得尊敬的队友。对于金球奖这个结果葡萄牙人毫不意外,2007年是属于卡卡的一年,但是他并不灰心,他是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他的未来不可限量。

当然罗纳尔多也听说过有一位阿根廷新星在冉冉升起,但是他没有太在意,那个孩子在遥远的西甲,以至于于他那个人的脸都有些模糊。
他的目标是金球奖第一。

颁奖典礼之前每个球员都会有一个房间以供休息,不过大部分入围者都会穿着光鲜来到楼下大厅,与其他俱乐部球员、主席、教练、高层们、经纪人寒暄一番,下一次转会说不定就从这里开启。

曼联前锋也来到了球员们的聚集地,带着微笑和路过的球星们打招呼:红军的队长,蓝军的中场和老大(好吧他们总是粘在一起),德甲领头羊的锋线群,意甲的门神……

“你好,罗纳尔多。”一声标准的葡萄牙语从身后传来。

曼联前锋一回头,视线下移看到一个稍显陌生的面孔。
花了两秒葡萄牙人终于想起来对方的姓氏:“你好,梅西。”

阿根廷人仰着头看他,眼神里充满着好奇与渴望,好像在催促对面的罗纳尔多继续他们的对话。

他放下只剩下冰块的杯子,轻轻清了清嗓子:“我记得你是个阿根廷人,你的葡萄牙语说的很好。”

对面的巴塞罗那前锋放松下来,眼睛亮亮的望着他:“谢谢,我觉得葡萄牙语和西班牙语有点像,而且Ronnie总是教我巴西人的说话方式,我甚至还学会了一点巴西桑巴!”

“多学一点语言是好事,因为不会英语我可吃了不少苦头。”

“我学过一点英语,在阿根廷对小学生来说英语是必须要学的,可那太难了,我只想踢球。”梅西皱起眉头,“你一定很辛苦,学习英语。”

“确实,因为我也不爱学习,可既然来到英超球队,我就必须融入进去,学习英语也是踢球的一部分。”

“你真勇敢。”

刚想礼貌的回应,葡萄牙人忽然想起来,似乎听杰拉德皮克在更衣室说过,他的青训队友就是梅西,为了治病来到西班牙的阿根廷人13岁便漂洋过海,远离家乡与母亲、兄弟。皮克曾带着满满的自豪冲他的西语队友声称这个阿根廷人是天才中的天才。

“你也一样。”他真心实意的说。

巴萨前锋吃惊的哦了一声,似乎不知他何出此言。随即终于露出了羞涩的表情,拿出了手机:“罗纳尔多,你愿意,愿意给我你的联系方式么?”不等对方回答,梅西已经把手机塞到葡萄牙人手里。

葡萄牙人依言输入了自己的号码,阿根廷人接过去,屏幕上是明晃晃的四个字母:Cris。

“Cris,”阿根廷人脸有点红,“你可以叫我Leo,我的朋友我的家人都这样称呼我。”

“我不喝酒,不过一会儿的结束酒会我还会参加,Leo你会来么?”

“如果你去的话。”

晚上的颁奖典礼是巴西人的舞台,然而他和梅西还是出了一点小插曲:他们的奖杯弄反了。

他们交换奖杯时触碰到了对方的手。
他的心跳加速,仿佛触电一般,罗纳尔多小心的看了对方一眼,他发现对方也在望着他。

他抽回手。

阿根廷人依旧望着他。

他看着阿根廷人在聚光灯下不习惯的歪头,面对采访声音细小而低沉,结束后羞涩的几乎把自己缩成一团。罗纳尔多几乎不敢相信这个一脸无辜的是刚刚主动与自己搭话的那个人。


拿着金球奖第二名的葡萄牙人荣归曼彻斯特,然而回到英格兰的家中后他的第一件事就是找人拿到了梅西的比赛录像。

他第一次认认真真的观看了一场西甲比赛。

曼联7号有点明白为什么阿根廷人对其他人永远羞涩,只对自己那么热切甚至突破了他的性格了。

他有预感他们两人将包揽未来十年的金球奖。


梅西的短信并不频繁,电话也是寥寥,但是他们都知道对方在关注自己的比赛,阿根廷人喜欢用葡萄牙语评价他的比赛:“精彩的任意球”、“门柱很可惜,不过恭喜你没有错过帽子戏法”、“你的腿还好么?”……

罗纳尔多鬼使神差的在第三次收到短信后开始查着字典用西语回复小跳蚤:“喜欢你的庆祝动作,那是什么意思?”、“今天的进球非常有想象力,可以被评论员夸赞一个礼拜的那种”、“感觉不太好,队医让我冰敷,我觉得没有用,还是很痛”……

他们关系的转折点出现在一次高层们私下的接触。

罗纳尔多的经纪人、他忠实的朋友门德斯向葡萄牙人传达了一个惊人又隐秘的消息:西班牙的卡尔德隆主席向爵士询问了你转会皇家马德里的可能性。

他内心的渴望被唤醒。
然而比起涌起的激动与狂喜,未来的皇马7号不顾一切的抓起手机按下那个无数次联络的号码。

“Leo,你想拥有一个男朋友,还是一个一生的对手。”

电话那头的阿根廷人沉默了一会儿,葡萄牙人不知道自己究竟期待什么答案,只能死死的听着手机另一边的呼吸声。

“这不矛盾,”他听到软软的葡萄牙语传来,“如果这两个都是你。”








“所以Leo你把你们两个从2007年就在一起而不告诉我的原因归结为我?”巴萨3号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他竟然耐着性子听着好友长达30分钟的解释只得到了这样的答案。

“我是你的队友,也做过Cristiano的队友,我甚至把和Shaki在一起的消息第一个告诉了你,Leo,”皮克大叫,“而你,你背叛了我,伤透了我的心,你再也不是那个曾偷走我的心的善良的阿根廷人了。”

“这没什么大不了的,Pique,Leo有自己的理由,”葡萄牙人试图从中调节,“你知道的,你是个大嘴巴。”

“没在帮忙Cris。”巴萨国王放开和罗纳尔多握在一起的手,双手放在胸口起誓:“Geri,我很抱歉,请你相信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之一。”

巴萨后卫彻底的绝望了:“之一?认真的?”

“嗯,前五,”巴萨10号无奈的摇摇头,“前三,是的你是前三。Geri,别这样,你比米兰大。”

“Leo,你可以更信任我一点,你明白我有多爱你,巴塞罗那人有多爱你。你是我们的国王,你喜欢皇马的人没什么大不了的。”皮克叹了口气,“只要那个人不是菲戈。”

梅西松了口气,转过头吻了一下葡萄牙人,“Cris,去和Geri抱一下,我希望你们不要有什么误会。”

不得不说,两个人挂着和善的微笑相互拥抱的景象还是挺惊悚的。
梅西想。

end.

评论(4)
热度(143)
日日夜夜中流亡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