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拉Маша

【祥林】麒麟记(七)





南城的书香世家最近喜得麟儿。
朱老爷这支三代单传,成亲十五年终获爱子,大宴宾朋三天。

第三天夜晚宾客散去,两位白衣仙君翩然而至。其中一位鹤发童颜,仙风道骨,另一位风度翩翩佳公子,眉宇间则稍显焦急。

老先生,闻说贵府得一公子,某特来道喜。那宗师气派的道人一挥拂尘陈言道。

朱老爷赶忙上前迎接:犬子幼稚,岂敢劳烦仙君,敢问二位是何处仙府的哪位仙君?

家师德云圣君,在下圣君座下小徒曹鹤阳。身边青年替师父回答。

朱老爷听了家门大喜过望,德云圣君大名他如雷贯耳。这仙人亲自来府,定有玄机,说不定他朱家之子有些仙缘。

原来石盘山一役已过了十年,真相大白,天下共知。那石盘山端引君郭德纲历尽万难终得道飞升,位列仙班,尊号广懋无量显道敬文德云圣君,世称德云圣君。归来后从此享受人间香火,施云布雨保一方平安。
石盘山更是更名天桥山,烟火鼎盛,成了人仙向往的祥瑞之地。

德云圣君微微一笑:可否让老夫看看您的小公子?

朱老爷赶紧差人抱来。小小的婴儿裹在红绸缝制的襁褓中,只露出一张脸。那曹鹤阳一看见那襁褓中的孩子泪流满面:师父,是他,是他。

那德云圣君亲自接过婴儿抱在怀里,满眼的喜欢。问可取了名字。

不曾,如若圣君不嫌弃小儿,求圣君为小儿赐名。

德云圣君轻轻拍拍婴儿的头顶:峰儿,此世你再不愿为花精,等了十年,轮回转世终遂了你意投了人胎,如今还愿意认师父么?
那婴儿得了仙人抚顶,一双眼睛睁开,口中连连咿呀出声。
朱家人暗暗称奇。

那此子便叫云峰吧。得了回应,德云圣君又拍拍婴儿,得了名字的朱云峰便沉沉睡去。

师父,让我再看他一眼吧。曹鹤阳知道是时候离开了,可十年漫长的分离带来的痛苦又岂是一眼就能纾解的。
他望着这个一缕孤魂被寻到,却执着着不肯附身花灵成妖,只想成人的云峰君,心中万般的愧疚。

他的执念伤他太深。
云峰君怕再次因花精身份被他疏远偏见,今生只想和他一样为人。

德云圣君,老夫有话要说。那朱老先生一把拦住了两人。
圣君亲自下山来看犬子,又不吝赐名,可见我子与圣君颇有仙缘,如果我儿可以拜您为师随圣君回天桥山修习,真是我朱家之幸,不知圣君意下如何?

德云圣君闭口不言。

不知何时那婴儿又醒了,随着生父的话再次咿呀出声。

师父!曹鹤阳见德云圣君有些犹豫,情急下跪下恳求:师父,求您带云峰君回山吧,罪徒愿今生今世陪伴着他,他不修成,罪徒一日不飞升。

鹤阳,为师既收你为徒赐你鹤字,就表示以往一切既往不咎,然而你们二人前世缘分已尽,今生再多纠缠,为师也不知你们二人将会如何。罢了,你若执意如此,峰儿日后不论成人修仙,他这一世便由你承担,你可愿意?

徒儿愿意!
曹鹤阳头磕在地上,双手接过襁褓,将婴儿的云峰君抱在怀里,心头只有一个念头:今生今世,你命既我命。

随后二十年曹鹤阳将朱家云峰宠成了混世魔王,送他花灵内丹助他年仅二十便肉身飞升成了天桥山一霸且按下不表。



德云圣君点点头,辞别朱家老先生,呼的一顿,迅速捻诀召了云往无极昊天深渊飞去。

师父,时候到了?曹鹤阳见师父敛容疾驰,担心起来。

你师伯传音入密说镜山周围怒涛波澜,狂风呼啸,怕出事,你一会儿先带着峰儿回山,将他安顿好。



等到了镜山,岫峒君于谦、远山君高峰、平山君栾云平、丘山君岳云鹏都站在金顶山等待着他。

师兄,如何了?德云圣君收了云。

已经让陶阳化形潜下去打探,目前还不知为何如此不安宁。于谦也是不安,才不得已让金龙鱼精的陶阳冒着危险入海,查探是否有人兴风作浪。

他们都在担心沉睡中的郭奇林。




原来当年那日自剖内丹,本来坠入无极昊天深渊的麒麟神君似乎已经被湮灭吞噬了。

金顶山一片大乱,以为麒麟一死。等过了两个时辰,一声裂天雷声滚滚,那深渊中的混沌竟然渐渐散开,第一次露出黑洞洞的本体,其深其广世所罕见,携风裹雨的湮灭一点一点拢在一起,虽然暗淡却依稀凝聚出了模糊的形状。

头大,长身,双翼,尾尖长。

而麒麟神君则被托于这片湮灭之上,缓缓从深渊底下被送上来。

现了原形的麒麟神君似乎恢复了神志,却虚弱的无法动弹,直到被轻轻的放到金顶山上,那湮灭才发出一阵不似人间的低吟,缓缓落回深渊,一点一点消散,直到深渊再次被混沌填满。

麒麟拼劲全力大吼一声,随后陷入昏迷。

他叫的是,

应龙。




金顶山众人一时间不敢上前,只远远看着神君奄奄一息。这时丘山君岳云鹏展翅而来,他虽然被师叔燕文君孙越召云霞送走了,却也留了个心眼,躲在安全之所取出师父留给他的保命仙露一饮而尽,恢复了部分体力,稍事休息便寻着众人踪迹去找郭奇林。

到了金顶山,丘山君看躺在地上昏迷的、胸口一个骇人大洞的郭奇林险些落下泪来。
他亲如父亲的师父的唯一血脉,从小没受过伤害的郭奇林,竟然被他们逼成了这副样子。

无暇报仇,大鹏金鸟衔了麒麟神兽回了石盘山。




七七四十九天以后,已跳出五行外的端引君郭德纲归来,正是德云圣君。

德云圣君一一恢复了破败的石盘山与众人,并更名天桥山,借了西界仙友法器宝相,终是将麒麟救了回来。

而麒麟神兽醒来后见了父亲师父,一瞬间所有委屈痛苦涌上心头,抱着父亲与师父痛哭失声。

哭罢了,郭奇林深深看了父亲一眼,滚下床跪在父亲面前。

林林你这是为何?德云圣君忙去扶。

父亲,林林求您帮儿子一件事。郭奇林不为所动依旧跪着。
求您救救应龙。

四灵之一的应龙?于谦似是不敢相信:可是应龙已经消失了。

没错,应龙消失了,但是他没有死,郭奇林又滚下泪来,当年应龙为了保我不被天火焚化,他自己化为湮灭忍受魂飞魄散之苦,至今千年,直到现在他还一个人孤零零的留在无极昊天深渊。父亲,求您救救他!

孩子,你知道化为湮灭复得肉身多难么?他又是四灵。德云圣君叹了口气。

父亲,哪怕拼了我这条命,我也不能放他受苦不管。郭奇林双眼通红,父亲,我知道您有办法的,我在高师叔房中见过的那片黑麟是应龙的,他留有碎片就证明应龙元神当初并没有完全消失,这就一定有办法的对不对!

德云圣君沉默半晌。

林林,你考虑好,这个办法你很可能挨不过的。

父亲我不怕!郭奇林眼睛亮了,只要有办法就好,有办法就好。

德云圣君缓缓道:应龙肉身不比凡人花草,只能以其他三灵部分拼凑,应龙属水,若要拼凑,需天池水中投入火凤金丹,玄龟灵骨,麒麟鳞片。

火凤金丹就在金顶山,玄龟灵骨差人去寻也能找到,关键是你能忍受得了剥鳞之苦么?

剥鳞。郭奇林重复一句,接着笑了:

剥鳞之痛又怎可比他千年所受之苦。





岳云鹏去金顶山取了火凤金丹回来,曹阳将袖中宝袋取出给德云圣君看,正是玄龟灵骨。

当年与烧饼郭奇林合力杀夔后,他偷偷买通了看守宝灵殿的师弟,偷偷将夔的尸体偷了出来。
当时只是为了找证据证明自己没有说谎,不想经他一番查探,这尸体竟大有来头。

德云圣君看看儿子,握了握师哥岫峒君的手:林林这,由您动手吧。

三万六千五百片鳞片。
一一剥下花了于谦七天的时间。




End.

恭喜郭奇林即将喜提应龙阎鹤祥。

评论(9)
热度(52)
日日夜夜中流亡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