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拉Маша

【祥林】我们无从告别

带一些高栾。
一个小短篇,非常短。



每次栾云平听后台人说高老板难懂他都不可思议。高峰难懂?他们怕是遇到了假的高峰。没人比高峰更好懂的了。

因为高峰从不说假话,更不弯弯绕。

和高峰相反,后台都说郭麒麟好懂,阎鹤祥听到总会怀疑人生,是不是只有他不懂郭麒麟。

郭麒麟把他爸那套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继承了个十成十。
三分真三分假,三分的云山雾罩,一分的敲山震虎。
屠龙之术。我辈凡人不懂不懂。

台上介绍谁谁谁:
这是我们德云社的擎天白玉柱,架海紫金梁;
这是我们的中流砥柱;
这是我的好哥哥,我的好搭档,阎鹤祥。

他看着胡说八道的郭麒麟,只想把手里那扇子支他头上,怕他被雷劈着。

郭麒麟是从不说喜欢他的。

酒店check in的时候吩咐助理:给我和老阎一间房,省钱。回头低声问他,套带了么?没带路口有个711。

郭麒麟从不用酒店备的,这份谨小慎微倒是随了他生父。

进了房间郭麒麟也不废话,推他洗澡去,他洗完了,郭麒麟也把节目捋完一遍,摆床上给他看自己去洗澡。

洗完出来郭麒麟一句话也不说直接开始入正活,这是小姑娘们没见过的少班主。

郭麒麟凶猛的啃他嘴,啃他脖子,啃他肩膀,咬的他身上一个一个牙印,像只小奶豹子,用不尖锐的牙齿努力的在他身上留下痕迹。他拥抱着郭麒麟,在黑暗中摸索着郭麒麟的脊背。喘息着,两个人也不说话。
郭麒麟很瘦。
完事儿以后郭麒麟并不在他床上多呆,帮把他套子一摘,自顾自回他自己床上睡了。

郭麒麟从来不和他一个床睡。

他有点想问他俩算什么,然而看郭麒麟没有表情的侧脸他还是忍住了。

他坐着抽烟,看着背对他躺着的郭麒麟。

郭麒麟家里没人抽烟,也没人在后台抽烟,连谦大爷都照顾班主犯烟瘾了就出去来一根。
阎鹤祥严格说来也不抽,可自从和郭麒麟这个关系开始了以后就养成了习惯,每次结束了都来一根。

第二天早上醒来的郭麒麟心情很好,算是有了点年轻人的生气,呼噜呼噜自己头发刷了牙就要出去玩。

回来天津的郭麒麟和北京的郭麒麟总是不一样的。

阎鹤祥还没没吃饭,血糖有点低,看郭麒麟心情好忽然就有点不高兴。

郭麒麟。他声音有点重。

郭麒麟抬头,没说话,用眼神询问着。

我饿了。阎鹤祥脱口而出。

郭麒麟啊了一声,眼神收起来,低头收拾东西。

那一会儿我带你去吃煎饼果子,我家那头儿有一家特好吃,郭麒麟用着高兴的语气,眯着眼又抬头笑。
真的可好吃了。

郭麒麟也不洗脸,等他也收拾好了去了这个天津名小吃的实体店。俩人排了一会儿队,一人捧了一个煎饼果子出来了。

郭麒麟作死,要店主放辣,多辣,变态辣。

阎鹤祥谨慎的加了五个蛋。去隔壁点了两杯气泡水。

等着郭麒麟呛的脸都憋红了就把水递过去,郭麒麟咕嘟咕嘟灌下去半杯。

阎鹤祥看看手里还没咬的煎饼叹了口气:换换吧。把变态辣拿过来了。

咬了一口果断也咕嘟咕嘟灌了半杯气泡水。

郭麒麟也不和他推让,站一边吃他的加了五个蛋的煎饼,吃了一会儿停下了。

阎鹤祥,咱俩算什么啊。郭麒麟的话一字一句的送到他耳朵里,和说相声似的。

你说话,阎鹤祥。

你让我说什么。阎鹤祥实在吃不下变态辣了,把剩的半个扔进了垃圾桶。

你决定好了么,我不想再等了。

郭麒麟,这应该是我的问题,你决定好了么。你决定好和我一辈子了么?

算了当我没问。郭麒麟扭头就走。

阎鹤祥没去追,呆了一会儿,把剩下的半杯水喝完了。


我不勇敢,我只能给你瘦落的街道、绝望的落日、荒郊的月亮。
郭麒麟想,以后还是不要和阎鹤祥一个房间了。

我不勇敢,我只能给你一个从未有信仰的人的忠诚。
阎鹤祥想,这气泡水真难他妈喝。






栾云平找到高峰:小师叔,带我去吃一次天津正宗的煎饼果子吧。
高峰把扇子打开了扇风,行,等去天津园子,带大家伙一起去。

栾云平扯扯他袖子,高峰,就带我一人儿去,行不行。

你说你,都队长了还争宠呐。高峰也不在意他直呼其名。

高峰,你给我个准话,我就问这一次以后就不问了,你答不答应。

高峰拍了拍栾云平的手,把他的手从手臂上拿下去了。

云平,咱俩不成。

栾云平想,高峰的确难懂。
他想了十年为什么高峰不答应他。
还是想不出来。

世间总有那么多无疾而终,而幸运的是,他们无从告别。



end.

这篇其实写的时候奔着欢乐向去的,结果为了氛围我脑子一抽把博尔赫斯打开了,然后就……

评论(32)
热度(124)
日日夜夜中流亡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