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拉Маша

【祥林】英仙座与北回归线的一见钟情


又来放雷了。
这篇是翡冷翠的第二十一道桥的续篇。依旧高雷预警,慎入,慎入,慎入!!!涉及ABO,生子,半镜像,接受不了请您不要打脸。







郭汾阳分化了。
也是omega。
郭先生心里一片冰凉。
捧在手心里疼大的儿子,分化了的汾阳依然是汾阳,他无论如何都发不出脾气,好言安慰了一番又去请教了医生该怎么服用抑制剂,折腾了一天小儿子才疲惫的上了床。

把自己锁在书房三天,郭先生将郭奇林堵在了回家的路上。

阎鹤祥安排了日程要赴酒局,不想郭奇林替他挡酒就让他先回家。郭奇林也听话,结果出了门就看见父亲的徒弟,自己的师哥站在那里。
奇林,师父有话要和你说。给他指指一边的车,替他开了车门。

他僵硬的坐了进去。

郭先生说,你回来继续说相声吧。
父亲带着墨镜,他看不到父亲的表情,郭奇林见到父亲的那一刻心脏就咚咚跳的飞快,他不清楚父亲是什么意思。他想了一会儿,还是不明白,手心里直冒汗,无论如何他依旧对父亲充满恐惧。最后郭奇林鼓起勇气,父亲,您让我考虑一下可以么?
郭先生点点头,我等你的回复。

半夜阎鹤祥才结束酒局回家,郭奇林坐在客厅等着他,见阎鹤祥现在什么也听不进,只好压下心中的话,却也一夜无眠。

阎鹤祥知道会有这么一天。他做了郭麒麟五年的搭档,知道这孩子有多爱相声。
他的出走,实在是被逼得走投无路而已。一旦相声递过来一支橄榄枝,他无论如何也要回去的。

他的宝贝站在他面前,像个做错事的孩子。

你呢?那你的意思是什么。阎鹤祥听了他的转达沉声问。

哥,对不起。郭奇林头低的更深了。

你想好了,想好了哥就陪你回去。

郭奇林哭了。

时隔一年半再回德云社,一切都恍如隔世,熟悉中带着些许陌生。
郭奇林小心翼翼的和师兄弟们问好,师兄弟们却都装作什么也没发生,热情的和他说话,看起来像是有了十年交情的朋友。

他基本功很好,即使放了一年多也很快就调整好了节奏,又有阎鹤祥一旁默契配合,少班主重出江湖效果不错。

郭先生作为班主近来常常过来小园子巡视,不知是不是他的多心,父亲去他所在的湖广会馆看演出的次数总是多些,到了后台虽然不太和他说话,但每次都会坐在后场门看完他的表演。批评依旧严厉,却再没对他动手,也免了罚跪。
而名为少班主的他生怕节目出问题,愈加谨慎。一夜一夜的磨本子,拉着阎鹤祥对词。

郭先生这天带着小儿子来了。
后台看见了也不觉奇怪,只有阎鹤祥一看郭先生满脸笑意看着郭汾阳,心就被揪紧了。赶紧去瞧郭奇林,果然郭奇林僵了一下,给父亲恭恭敬敬问了好便习惯性的低头要出去。
他从不被允许靠近弟弟。
弟弟在的时候他得自觉滚出去。

不料郭先生开了口叫住他,或许是小儿子带来的好心情,郭先生微笑着说,你弟弟是柑橘香,你是兰花味吧。
郭奇林脸色瞬间变得惨白。
刚才台上和阎鹤祥有些亲近,引得自己不小心跑出了一点味道,现在身上又是兰花味又是竹子香。
他后退两步,连呼吸都忘了,像是要把自己整个人缩成一团:对不起,我会赶紧吃抑制剂的,对不起,我不敢了。他求救似的望着阎鹤祥。
阎鹤祥赶紧过去握住他的手把他护在身后,他的指尖冷的像冰块。

郭先生脸色奇怪起来,张了张嘴难得有些结巴:我没有怪你的意思,你,不要害怕。
想过去安抚一下大儿子,郭奇林见他过来抖的更厉害了。
郭先生停住了脚步,像是受不了这种气氛,叹了口气牵着小儿子离开了。
阎鹤祥赶紧回头问没事吧,郭奇林喘着气紧紧攥着他的手,哥,去候场吧,又到咱们了。

上了场,郭奇林就像换了个人,站上舞台他就是落落大方的相声演员,郭麒麟。
让阎鹤祥一见倾心的郭麒麟。

一周后,郭先生派人来传话,请郭奇林回家吃晚饭。

父亲请自己的司机来接,指明今天郭奇林必须回去,阎鹤祥这次不必跟着。
他赶紧求阎鹤祥帮他买些礼物,一会儿回家时带去,做客礼数他牢记于心。

如临大敌的他为了万无一失,好好的吃了双倍剂量的抑制剂,阎鹤祥拦都拦不住,深呼吸好一阵才进了家门。
母亲和弟弟坐在沙发上,他不知道该不该靠近:母亲。他远远的鞠了躬,站在墙边等着母亲的命令。
奇林?过来坐,这里有水果。母亲拍拍身边沙发的空位。

他实在是被弄糊涂了。

正在僵持中,父亲终于下来了。

奇林,我烧了几个菜,咱们一家团圆团圆。过来吧。

父亲坐在主位,左手边是母亲,右手边是他。
他第一次和父亲一桌吃饭。
也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就做了我拿手的,尝尝喜不喜欢。父亲和他说,兴致勃勃的向他推荐菜品。
这实在是太奇怪了。父亲奇怪,母亲也奇怪,父亲看着他的时候是微笑的,甚至于说,有那么一丝羞赧。
他何德何能竟可以得到这样温柔的对待。

父亲,您到底,想要我做什么呢?您说就好了。长痛不如短痛,郭麒麟咽了咽口水。

奇林,林林,爸爸不想要你做什么。郭先生苦笑了一声。
爸爸只是单纯的,想对你好一点。

他听了又惊又疑。这怎么可能呢?
仅仅因为弟弟分化成了omega,父亲就如此性情大变,怎么可能!

他又如何能知道,郭先生眼看着小儿子分化才猛然醒悟,他对大儿子是有多么不公平。
如今的他何尝不知以前错的有多离谱,伤孩子有多深。
在郭麒麟还不知道抑制剂为何物的时候,一次在家中突然受了刺激散发出味道来,大怒的他命佣人把郭麒麟去到露台。
在刚刚下过雪的寒冬。
孩子的确被强行中止了发情,然而被允许回来后发烧烧的浑身滚烫,为了降温只能趴在洗手间的瓷砖地上。
那时他见了孩子病恹恹的样子只觉厌恶,现在想起来,不知当时的自己为何可以如此狠心。那是他的孩子,不论alpha还是omega,都是他的孩子。

时至今日他也明白了他的大儿子是有多乖,几乎是任由他摆布的遵守着那些超出常理的规则,哪怕每一条每一项都在明明白白告诉他的孩子,他的存在让父亲蒙羞,他是耻辱,他不值得任何合理对待,更不值得被人喜欢。
而他的儿子在这样的对待下,还是答应了他每一次无理的要求。
他该弥补的太多了。

他知道不可以操之过急,四个人干巴巴的算是吃完了饭,郭先生提出要他留宿,他忙摆摆手,父亲,就不打扰了,阎鹤祥在家等我。

被送到门口,郭奇林依旧有些不习惯,僵硬着推拒。阎鹤祥坐在车里一直盯着门口,看他出来才松了口气,跑下车把人藏在身后,一边回头上下打量看人有没有受伤。

既然阎鹤祥来接你了,我就不送你了。郭先生把阎鹤祥的担心看在眼里,又一次苦笑。

师父今天是什么意思?阎鹤祥开着车,身边是郭奇林。

我觉得,身边的人想了想,犹豫的开口,他应该没有恶意。

你过来接我,懒懒怎么办?忽然想到女儿在家没人管,郭奇林着急了。

懒懒爷爷把她接走了,她奶奶想孩子,阎鹤祥歪头冲他笑。
今天家里就剩咱俩了。

郭奇林慢慢红了脸。

进了车库阎鹤祥没下车,郭奇林看他没动,试探的问了一句:不,不回家么?

阎鹤祥放倒座位扑上去了,就在这儿。

这种时候郭奇林十次得有八次哭出来,阎鹤祥不管怎么做他都哭,一开始吓得主攻大气不敢出:林林你疼么?我轻点?还疼?那你坐起来?……宝宝我动了?别哭别哭,咱不做了好不好,别哭了。
郭奇林抽抽着捂着脸:和你没关系,你,你做你的……我就,我控制不住,挺,挺舒服的……

这次郭奇林依旧边做边哭,阎鹤祥都射了三回了这边还没停下水龙头。

阎鹤祥躺在他身边,摸着他头发,把人搂住了:我说了都会好的。

哥,我觉得好幸福啊。郭奇林稍稍平静下来,觉得有点丢脸,闭着眼不看阎鹤祥,我有你,有懒懒,现在父亲也开始不讨厌我了。

我怎么这么幸运啊,郭奇林感叹,像是想到了什么,又有点忍不住:懒懒爷爷也不怪我,我把他家总裁拐去说相声,两次……

亲亲怀里人哭肿的眼睛,阎鹤祥笑起来:这样就幸运了?以后我会让你一天比一天幸运的。

也许翡冷翠的故事里没有二十一道桥,但总会有英仙座流星雨降临在你梦想中的景色。


end.

————————————
复制来的小百科:
英仙座流星雨(学名Perseids)是以英仙座γ星附近为辐射点出现的流星雨,每年在7月20日至8月20日前后出现,于8月13日达到高潮。与象限仪座流星雨、双子座流星雨并称为北半球三大流星雨。它不但数量多,而且几乎从来没有在夏季星空中缺席过,每年固定时间稳定出现,是最活跃、最常被观测到的流星雨。

评论(14)
热度(132)
日日夜夜中流亡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