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拉Маша

【饼四】南有嘉鱼

全篇YY,时间线紊乱,切勿当真。

主饼四,带一些祥林。




烧饼嗓子哑了。说了一段下来几乎发不出声音。润了多少回嗓子吃了多少救急药都不顶事,两人一合计这是绝计说不了第二段。
从上场门往台上看了一眼,观众没有走的。烧饼说那你来逗吧,我捧你一回。

郭德纲的徒弟,才艺可以不露,但肚子里不能没有。

曹鹤阳迟疑的看了眼自家逗哏,观众都是冲着角儿来的,他逗哏算怎么回事,观众不得喊退票啊,可现在烧饼嗓子不好使,他们总不能不上。
说哪个?

使个老活吧。挑你熟的。

上台给观众致了歉,换了老段子口吐莲花。
曹鹤阳也是学过逗的,入门先站桌子里面站一年,之后桌子外面站一年,最后高老板给看适合哪个。
高老板看人就没走过眼,他听话,当逗哏成角儿的心从此搁下了,但是偶尔听着着搭档得到的掌声与叫好,难免还是有些不平意。

此时已经晋升太子伴读的阎鹤祥忽然给他发微信约他吃饭。

两个人算是同期,都是捧哏,水平在,算得上鹤字科有头有脸的,平时有交情但更多是竞争。两个人一人抱走一个云字科,后来三哥出事大脑袋被点名去捧少班主,而他从一而终一直留烧饼身边。

世风日下人心不古的社会里,像他这么贞烈的捧哏不多见了。

曹鹤阳摸不清对方的路子,但没有得罪人的道理便赴了宴。

一顿饭吃下来,俩人好的就差穿一条裤子。


想着一会儿自己要逗哏,曹鹤阳久违的开始紧张,毕竟以往一直都是烧饼拽着他领子往前冲。还没合作的时候烧饼惹祸就没少带他,多亏了烧饼儿徒的身份,师父说他两句感情反而比以前更深。

合作到现在,基调风格台风设定都是烧饼一手包办。操心这块他这师哥和师父学了个十成十。曹鹤阳再没管过事儿,这猛的让他担事,他兴奋异常。

到了正活打脑袋那里,也许是声音太响,台下一片惊呼,搅得曹鹤阳心里也犯嘀咕:多年不打人手生打重了?用着扇骨了?
看烧饼一眼,对方正专心说活,说话那么费劲还时不时带他跑偏,这边曹鹤阳分了神,只见接下来扇子越打越开,越打越轻。

下了舞台,曹鹤阳难得的有些愧疚,可能是当捧哏吃亏吃习惯了,见着自家逗哏吃亏反倒心里不是滋味。

饼师哥,对不住了,打疼了吧。曹鹤阳一般不叫他师哥,好歹自己虚长几岁,之间又是搭档,俩东北人整虚的也没用,平时就烧饼烧老师、四哥四爷的叫。

师父听见他俩没大没小,也不说什么,搭档有搭档的一层关系,别人插不上嘴。

四爷想什么呢,那玩意就听着响,不疼,再说我皮糙肉厚的,挨点打能有啥事。
烧饼一边给他宽心,想得却是其他:四爷你这逗不弱啊,给我捧你吃亏了。

这说的曹鹤阳有些害羞了,尤其这么多年他知道烧饼是什么人,说话绝不夹枪带棒,他这么说就是真心实意这么想。

他心一软:跟着饼师哥咱不是有肉吃么,云字科能落我手里一个是我赚了。

烧饼才20岁,打岔过去也就没事了。


师父要新建几支队伍,把原来的三个队拆开,再加点鹤字科九字科的新鲜血液。
队长人选大家心里有数,左不出那几个人。

曹鹤阳难得坐一边没跟大家一起闹,一边数资历一边骂自己偏心:他心里没人比烧饼更适合做队长。

全后台最能明白师父心思的就是烧饼。
以前师父喜欢大师哥,平时大师哥和师弟生了龃龉,烧饼一边儿给大师哥顺气,一边给师弟台阶;师父一个眼神,烧饼就知道过去给兜底;栾师哥排的班有人不乐意,他给过话安抚人心。
他们烧老师活得像个八十岁秘书长。

师父一直没定下人选,但听传言,四队给驸马爷,五队给赵六。

曹鹤阳得了信儿便给阎鹤祥发微信:哥儿们恭喜啊。

对方迅速回话:?
言简意赅。

不光少班主是你的,新四队也是你的。

瞎扯,没影儿的事别传,我不要命了。你搭档什么态度。

我没问没提。

这时候就该你挺身而出了,搭档干嘛的,洗头捏脚刮脸采耳给角儿宽心的。

不是你说的别瞎传么,这又确定我们饼爷做不成队长了。

抬杠是不是。

大林那边有没有消息?真是赵六?

知道我也不能说,咱是太子伴读又不是太监。

说的好像平时枕头风你少吹了。咱这脆弱的友谊可就这么破裂了啊,不说了,我去当人肉沙包了。

曹鹤阳放下手机,庄严的走向一边默词的搭档。

烧饼见来人一脸壮烈心里不安,曹老师这是咋了?

烧老师,咱一边对对词儿。说着就把人拉厕所了。

等烧饼被搭档堵厕所里听对方哼哼唧唧说了一大堆,意识到对方在干什么后,两个人突然都沉默了。
俩大老爷们挤一个小隔间面对面煽情,不要脸如相声演员也觉得尴尬了。

我没放心上,要是心这么小我在师父身边也待不了这么多年。咱出去吧,烧饼推着人出去了。

烧饼的形象在曹鹤阳眼里从没有如现在一般伟岸。



一周后,阎驸马爷主动来了微信。

四儿,抽时间吃个饭?

太子让你干什么有什么话不能微信说。

三庆园,2点我在后门等你。

他们这是特务接头么还搞这么神秘。

驸马爷穿着皮衣,带着口罩和帽子,见他来了,把人装车里载着去了定好的包间。

四儿,大林觉得特对不住他饼哥,你也知道他很多事没法表态,就让我来给赔个不是,想让你帮着安慰安慰你角儿。

曹鹤阳沉默了。

老阎,这事儿和大林没关系,我和烧饼都明白。可是吧,我们家角儿受了委屈,我只能干看着,我心里都有气,又怎么安慰他。

阎鹤祥叹了口气。

曹鹤阳开了头就停不下来:这话我也不怕你透给师父,我觉着师父他就是偏心,偏心好人也就罢了,什么sb玩意儿他都偏心。
以前是何伟曹金,现在是赵六,你听听赵六在后台当着大家伙儿怎么不给烧饼脸的,那是人话么,当个队长就这么损人?这五队队长大家都清楚不是他就是烧饼,烧饼啥也没说,他过来就冷嘲热讽,我要是烧饼我也寒心。

好歹跟了师父那么多年,烧饼实诚不会玩阴的,被人这么下面子没人做主,他以后怎么做人。

他不是郭奇林,没人敢惹,你轻松,当甩手掌柜宠着大林就行,可我不行,那时候你怎么跟我说的,如果不一条心,不荣辱与共,不想着对方好,那就不叫搭档,嫉妒这个词儿都侮辱一起这么多年的同甘共苦,你提点的话我一直记着。曹鹤阳咕嘟咕嘟灌酒:
你们不心疼烧饼我心疼,那是我搭档,他苦他难受我跟着苦跟着难受。
他多能忍啊,闷着不和师父告状,照常演出照常开玩笑。可你说我一旁观者都受不了何况他这个当事人。

阎鹤祥脑袋要炸。

把晕乎乎的四爷送回家,驸马爷给大小姐发了微信:难办。

一周后,德云社开了高层会议,正式发下了建新队伍的通知,岳云鹏孙越单独行动,增设德云演出四队、五队,四队队长鹤字科阎鹤祥,五队队长云字科朱云峰。

第二天赵六出走。

曹鹤阳看着一边宠辱不惊的烧饼,觉得以后他叫烧老师的语气应该更加诚恳些。

他主动给阎鹤祥发微信:恭喜驸马爷新官上任,让在下请一回?

公主说第一顿甭想有人和他抢,你得排到明天。阎鹤祥秒回。

不愧是单身三十年的手速。

俩人第二天鬼鬼祟祟前后脚进了包间。

咋回事啊到底?刚坐下还没点菜曹鹤阳就迫不及待提出了心里的疑惑。

就知道你压根就没打算恭喜我。
阎鹤祥示意服务员先离开。

我也只知道个大概。大林把赵六不给烧饼脸的事跟师父提了,师父当时也没说什么,第二天师父让孙师叔把二队演出单拿给他看,指明以后岳师哥不在二队让赵六攒底。反正就一直风平浪静,结果开会突然就把他撸下来了。

师父有意思。曹鹤阳化身军师,眯着眼脑子转的溜溜快。

不过为什么咱俩吃饭一直这么鬼鬼祟祟的,咱俩那么清白。

阎驸马看他一眼:大林再偏向他饼哥也不能放明面上落人口实,我和你都是上门女婿,更得注意身份。

不愧是驸马爷!

俩人开开心心的通了气,点了一大桌子菜。一个小时后,曹鹤阳不省人事。

阎鹤祥给烧饼打了个电话,接着自斟自饮。

烧饼推门进来的时候阎鹤祥已经闲的无聊把手机玩没电了。

阎哥,不好意思啊,我们四儿酒量不好。

先坐,饼爷。

你知道四爷为了你的事请我多少回酒么。阎鹤祥有心帮一把,他的心思你该明白。

我又不傻,烧饼难得没开玩笑:他对我什么样我清楚,我就是过不去自己这关。以前我觉得四爷他和你一样是知识分子,懂得多,沉得住气,有大局观,相声说得好,捧逗都行,我啊,这么多年耽误他了。
没有他接着我说的就是二人转。
也只有他会和观众掏心掏肺的解释我不是不会唱,只是先天条件不好。
烧饼想起那次就想笑:他拱我让我唱探清水河,你说他图什么。
他啊受不了别人说我一个不好。

阎哥你的话我明白,人活着,委屈自己都不能委屈对自己好的人,我不会委屈他的。这些天也麻烦你了,因为我的事跑了这么多趟,我和大林就不说谢了,但给你的这个谢谢我得说。

行了,你明白就好,醉鬼归你,我回去伺候大小姐就寝了。

到了别,烧饼坐在那儿静静的看了一会儿睡着的曹鹤阳。

把一辈子无怨无悔的交到他手上的这份心意,相声搭档烧饼不能辜负,朱健峰也不能。



睡梦中的曹鹤阳又怎么能想到,他不过和驸马喝了顿酒,当晚就被搭档吃干抹净。

驸马有良心忍了那么多年等着大小姐长大,烧云饼可没有。

end.

评论(15)
热度(162)
日日夜夜中流亡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