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拉与世人期待的喜悦

【祥林】田纳西




小时候的郭奇林对“父亲”的形象了解得不很真切,六岁之前他只见过父亲一次,而那次几乎全程都是父亲与母亲的争吵,两个人面红耳赤无暇顾及他,他躲在门后,听着两人说着他不太理解的话。

四岁生日的时候父亲依旧不在家,母亲又有晚班,他在家一个人看了一天的金龟子姐姐,母亲才提了菜开了门。
两个人久违的煮了一锅羊肉,很便宜的一些边角碎料,加盐熬汤,出了锅葱细细切了撒上,冒着热气的汤又鲜又浓,母亲知道他喜欢吃肉,可又要租房子又要养孩子实在拮据的很,一年只吃了这一回羊。

他吃的嘴上全是油,喝汤时候差点烫了嘴,小肚子鼓起来,见母亲手上溅了汤水,推开椅子去取纸巾,递给母亲一张给自己一张。

他的生日没有蛋糕,没有礼物,没有父亲,但他依旧很幸福。

接着他听到母亲说:妈妈要离开一阵子,明天送你去爷爷家,以后在爷爷家住,小林要好好听爷爷的话,妈妈会回来看你的。
四岁的郭奇林盯着锅中已经凝固成白色的油,刚刚还觉得鲜美的羊汤味儿此时恶心得让他想吐。

好膻。

他不知道母亲的离开有多少原因,但他模糊的想到,他一定是这些原因其中之一。
他不够乖,不够讨人喜欢。

不。

他不乖,他不讨人喜欢。

第二天母亲早早带他去爷爷家,奶奶领着出去买炒栗子,留母亲和爷爷交涉。孩子太小奶奶不让吃太多怕不消化,只许他一次抓一把,他捧着栗子,数着手里一共有几颗,心里暗暗记着下回不可以拿超过今天的数目。
回来的时候母亲正和爷爷谈着些什么,见他回来了,和爷爷点点头,踩着高跟鞋走过来,用力的拥抱了他,他回抱住,手刚搭上去,母亲就推开了他。
小林,妈妈走了,和妈妈说再见。

4岁的记忆太过久远,郭奇林忘了自己那时候有没有说再见。

他变得很开朗,因为爷爷奶奶喜欢活泼的孩子。他跟着老人学着广播里的相声段子,常常把身边人逗的哈哈大笑。
爷爷奶奶也不是那么宽裕,栗子他是很喜欢,但再没有主动提起要买。

六岁那年春节他再次见到了父亲,好好的给父亲问了好,父亲给他10块钱,让他去买点喜欢吃的。
他点点头,紧紧的攥着纸币,跑出了家门。身后传来奶奶的笑声:看这孩子开心的。

他一口气下了楼,跑到常常去的邻居赵先生家里,把钱拍在桌上。

他打着借来的快板,给父亲说了段相声。

父亲是说相声的,他努力一点,父亲会不会开始喜欢他?

郭奇林看不懂那时父亲的表情,不过在那之后父亲的确是回来的勤了一点,和他也多说了几句话,还邀请他放假去北京玩。
去父亲的家,听说那里有很多狗。他胆子小,怕狗,但是父亲的狗他不会怕的。


七岁的时候爷爷要把他送去北京常住。他搂住爷爷的脖子摇头,爷爷说:怕什么,你爸的家不也是你的家么。

妈妈说会给我打电话,去了父亲家妈妈来电话的话我就接不到了。

爷爷顿了一下:你妈妈现在不在国内,很难给你打电话的,如果你母亲打来了,我就告诉她你的新联系方式。

心里有一个声音告诉他,妈妈离开的三年都杳无音讯,又怎么会突然想起来给他打电话呢?
可是又有一个声音告诉他:为了活下去需要梦想,为了得到爱,需要等待。


北京很大,人很多,父亲的家里人更多。

父亲旁边有一个阿姨。他要叫母亲的阿姨。
阿姨对他很好,于是他甜甜的叫:妈妈。

他一直是怕黑的。妈妈知道以后就让父亲的几个徒弟轮流陪他。

他相信他过的很好,他很快乐。
他不怕父亲的狗。

日子平淡的过去,他渐渐察觉到了一些变化,爸爸更加不常在家,徒弟越来越多,家里开始有吃不完的好吃的,他不用再数着数吃栗子了。

他的人生也迎来了最大的改变。

2010年的时候他正式开始学相声。不过12年才确定了搭档。

这时候他已经被称作郭家大爷,是少东家、少班主,是名正言顺的继承人,挑搭档必须慎之又慎,父亲让他自己在后台看看。

他说父亲,孔师哥的搭档现在闲着,别人我去拆也不好,就试试他吧。

因为父亲不喜欢人端架子,提醒他他没有什么特权,学了相声更要被一视同仁。父亲点了点头:你眼光不错,他能成角儿。

台下学相声苦,台上说相声更苦,他和阎鹤祥磨了三个月就上了台开始卖票。父亲说,你是我儿子,这没什么大不了的。

他正是长身体的年纪,阎鹤祥怕他受制于基因,也怕他熬不住,就拼命的带他吃饭,一年之间他成功和父亲体重相差无几。
感情就在这一次一次的夜宵里积下了。

阎鹤祥人真的好,自己点儿是有多高居然一挑就挑了这么好的搭档,郭奇林看着搭档的侧脸看入了迷。

相声说的好,脑子好,知道的多,人大度,看东西长远,不争不抢,不沾事儿,关键的,还对他好。
能想着让他窜窜个儿的都是好人。

去美国那次,他琢磨了一周要给搭档买什么礼物。此时他们已经混的很熟了。
人家对他也有点超出预期的好。
最终经过他平均每周一次出入对方家的研究,决定淘一件有纪念意义的球衣。

球衣拿到手他本来打算去礼品店包装一下,后来一想这样做太娘了,于是自己在家手工折了个纸袋,袋子正面粘上事先准备好的干花,把球衣给保姆熨了熨,这才提着去搭档家。

车开到阎鹤祥家楼下,他才觉得有些不对劲。
他这样好像更娘。

站楼下想了十分钟,郭奇林硬着头皮上楼了。

幸好对方注意力全在球衣上,没意识到他骨子里那么娘。
没意识到他不乖,不讨人喜欢。

阎鹤祥是真没想到对方这么上心,一个养尊处优的少爷,平时也说好了不和师兄弟互送礼物,能观察到别人喜欢什么,看来他还有很多自己不知道的一面。

表达了喜欢与谢意,阎鹤祥发现郭奇林明显松了口气。难道他还怕自己不喜欢么?再说了,就算自己不喜欢,也得装作喜欢啊,果然还是个孩子。

第二天郭奇林刷到了搭档po礼物的博,更开心了,见到阎鹤祥简直就把高兴刻在脑门上看着他笑。
我说你笑什么啊,阎鹤祥被他盯的浑身发毛。
我好高兴,老阎,我特别高兴。郭奇林还是看着他笑。

送你的,这不是以师兄弟的身份,而是以朋友的身份送的,你收下吧。阎鹤祥也准备了礼物,推过来一个小盒子。

郭奇林没打开盒子,反而拿着盒子看了一会儿,才慢悠悠的问:老阎,这个盒子,不像是卖的啊……

我做的,你送的是手工的,我还能拿塑料袋糊弄你啊。

你知道那个纸袋是,是我做的?郭奇林明显僵了一下,脸上笑也收了。

怎么了,你那么用心,我不明就里你就满意了?

你不会觉得我奇怪么?你觉得不舒服的话你和我说,下次我不这样了。郭奇林显然开始忐忑,声音也越说越小。

这明明挺好的事儿哪来的不舒服。阎鹤祥也纳闷儿,郭奇林这脑回路不像是说相声的:你对我那么上心我特别感动,还能有别的什么想法?

听这话郭奇林才放下心:那我就收了。

三个月后,年满二十岁的郭奇林在一次后台嚎啕大哭后尾随阎鹤祥回家,并和阎鹤祥滚到了一起。

他找到了那个见识过他撕开包裹露出最不堪一面不仅没有离开反而继续守护他的人。

阎鹤祥也找到了那个即使充满不安却依然内心柔软选择善待世界勇敢披荆斩棘的人。

经过一夜的折腾,第二天早上郭奇林依然早早的爬起来背贯口,等他背完了阎鹤祥也做好了早餐。
两人普通的吃完了早餐,郭奇林普通的开车回了玫瑰园。

郭奇林表现之正常,让已经晋升男朋友的阎鹤祥打死也想不到郭奇林是要回去对师父坦白的。

接到电话时阎鹤祥想死的心都有了,这种事他不在郭奇林一个人怎么扛。

调了车库里马力最大的车阎鹤祥冲向了玫瑰园。
推开书房门,郭奇林正跪在地上哭,师父一脸的难过。
阎鹤祥当场跪在郭奇林旁边:师父有什么冲我来,您别说他了。
您想怎么对我都行,但是千万别再伤害奇林了,他受不了的。

只要你对他好,他喜欢你我又怎么会反对呢?我是他爸爸,最大的心愿就是看我儿子高高兴兴的。郭先生过去把两个人扶起来,接着嘱咐:
在一起就好好的,好好说相声,好好过日子,你们俩一块儿把日子过圆满了,我也死而无憾。

时间调回到郭奇林来爸爸书房坦白。

父亲,有一件事我要告诉您,但是我要先和您道歉,因为这可能会让您惊讶,但是我不后悔。
郭奇林跪下了。
父亲,我和阎鹤祥在一起了。

郭先生久久没有说话,跪在地上的郭麒麟抬头,才发现父亲哭了。
他只见过父亲只哭过三次。
侯三先生一次,张先生一次,叛徒大闹一次。

我知道说相声有多难,我也知道和个男人在一起多难,爸爸心疼你。
儿子,如果你不说相声,喜欢男人也比现在容易的多。你喜欢谁爸爸不拦着,可你偏偏说了相声了,爸爸舍不得你走那么难的路,过的那么苦。
郭先生流着泪,心都要碎了:可是啊,爸爸更舍不得你不和喜欢的人在一起,爸爸只想看你快乐。




郭奇林的亲生母亲回国了。
辗转得到消息,郭奇林联系上了母亲,打算见上一面。

郭奇林让阎鹤祥陪他一起。

母亲给他煮了羊肉汤。拿着勺子舀给儿子看,这回里面都是上好的新鲜羊肉。

阎鹤祥想替他说他不吃的,郭奇林拦住了,他忍着恶心拿起筷子大口的嚼,嚼到极限硬往下吞,最终忍不住还是吐了出来,吐得眼角带着泪,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郭奇林不自觉的拱起身子向母亲道歉,对不起母亲,我现在吃不了羊肉了。

在母亲面前,他依然是那个卑微的等待着被喜欢的四岁孩子。

他们吃的很安静,郭奇林没有问为什么她再没来过电话,也没有一封信。
母亲也没有问他为什么不能吃羊肉了。

母亲临走的时候犹豫半天,还是过来拥抱了他。
母亲,请等一下,其实今天我有件事要告诉您。
郭奇林站起来,昂起头。

我想让您知道我喜欢的人是什么样子的。
这位是我的搭档阎鹤祥,也是我喜欢的人。
我们两个现在很好。
这是我最为之自豪、最幸福的事情,所以我想和母亲分享。

阎鹤祥隐隐有预感他要做什么,从他要求自己陪他来见妈妈开始。
阎鹤祥承认他没有郭奇林勇敢。郭奇林这一生都在为得到父母的爱而努力,他会因旁人的感受而患得患失,他时刻在紧张会失去别人的喜欢,他害怕没有人理他,没有人要他。
而现在,他冒着失去母亲的爱的风险,向他的母亲宣告自己的存在。

一生孤勇,何其情深。

阎鹤祥也站起来,握着郭奇林冰凉的手:阿姨,请您放心,我会好好照顾您的儿子的。

她没有做什么表示,大概是愧疚让她无法说出伤人的话。

可是这对郭奇林而言已经无所谓了,他不会再被这些击垮。

因为他有了不计条件去爱他的人。

他因此不再恐惧。

end.

评论(37)
热度(186)
日日夜夜中流亡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