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拉与世人期待的喜悦

【祥林】翡冷翠的第二十一道桥

天雷预警!!!
ABO梗,生子,半镜像AU,即除祥林外所有人都镜像化。
很可怕的脑洞,非常雷,毫无逻辑,潦草自娱自乐产物。
本意是赞美林林现在的家庭关系,以及affirmative action的发展成果,不存在defame等动机。
上升我也不要上升演员,谢谢。
慎入,慎入,慎入!!!



郭家大少爷六岁就分化了。
第一次来北京进家门的时候被狗吓的。
狗不认识他冲他狂吠,等烧饼冲上去喝住狗狗,郭麒麟已经瘫在地上了。

从此郭家多了个omega。

郭爸爸本来满心欢喜儿子性子好,有天赋能成才,可一见是个omega便不再放在心上。

第二年郭麒麟多了个弟弟。

日子更加难,郭麒麟作为大公子本就是前妻所生,常年不在父亲身边,父亲不在意,母亲当他空气,身边父亲徒弟也是看脸色的,便都不亲近他。

长到15岁,反倒是那只狗和他最亲。

变天的时候郭麒麟在上初中,他学习不错,努力,终于让父亲松口,毕业之前去给他开一次家长会。

父亲说,你弟弟还小,现在没法站出来,只有你出来说相声,要让大家伙儿知道德云社有正经的少班主。

为了得到父亲的喜欢,他答应了。

说相声苦,父亲又严厉。对徒弟没有的体罚在他这里是家常便饭,背错一个字儿父亲把他踢出三米远,唱的不好,冲着墙练不让吃晚饭,忘了词罚跪,跪着重复背。
有的时候太苦了,半夜躲在被窝里哭,第二天早上还是早早起来背词。
他见着父亲看宠爱的徒弟的眼神,他心里发酸,他也想父亲那么看他。
是不是他再努力一些,父亲就可以看他一眼。

过了两年,他的搭档定下来了。阎鹤祥。
一个比他大十五岁的捧哏。
他恭恭敬敬的给师哥问好:师哥您好。
阎鹤祥听说过师父的这个大儿子,平常去师父家没见过,一直在楼上不下来,只知道是个omega,没什么相声基础。
他说大少爷,合作愉快。
他发现这大少爷完全没有一般的少爷脾气。软软的也不闹,跟他从来不摆架子,每天就琢磨相声。

师父是从不夸郭麒麟的。有一次选错了节目,郭爸爸把两个人叫回去教训。
阎鹤祥,郭麒麟说什么就是什么那你还是不是他的搭档?
阎鹤祥不出声。
接着整整训了郭麒麟三个小时,郭麒麟一早就跪下了,低着头掉眼泪。
阎鹤祥听说第二天师父又把他叫进去训,出来的时候郭麒麟腿是打颤的。

接着过了几年,郭麒麟说的越来越好,舞台上能和父亲开玩笑了,当着大家面唱了两句大实话。
其他徒弟也开始起哄,少班主日后登那个基可得照顾着我们。郭麒麟微笑着摆摆手,还没说什么,就看师父黑着脸,把郭麒麟喝住:跪下!
我现在就清楚的告诉你,日后我的一切包括德云社,都是郭汾阳的,我一毛钱都不会留给你,你给我记住了。
我记住了父亲。郭麒麟说,没人看的到他的表情。

二十周年演出结束,郭麒麟在后台发情了。师父像是看见什么脏东西似的扭过头要人把郭麒麟带走:别送回玫瑰园,给他送酒店。

连抑制剂都没想给他。

看着忍着燥热脸上却一片惨白的郭麒麟,阎鹤祥不忍,过去把郭麒麟扶起来,师父我带他走了。

阎鹤祥把人带出园子,冷风吹的郭麒麟打冷战,双腿快站不住,又不想靠阎鹤祥身上,便勉强站住,阎哥我自己去酒店就行,您回家吧。
你这样自己能去哪儿,过来靠着我点,我带你回家。
哥,我不回家,家里有弟弟,我脏,您也别离我太近……

阎鹤祥不由分说把人架起来送回来自己的家。

随身带着抑制剂,给自己一粒给郭麒麟一粒,把人塞客房自己赶紧躲房间了,再过多一会儿自己怕就要忍不住了。

第二天阎鹤祥醒来就听见一阵洗衣机的声,出来一看,郭麒麟正给他的客房大扫除呢。
见他出来,郭麒麟手足无措:对不起,哥,我没想麻烦您,我已经把床单扔洗衣机了,还开了窗户放了好一阵的味儿,地也擦了一遍,您看看,要是还觉得脏,您就,再找个家政,我出钱……
你就来住一夜,至于阵仗这么大么,哪儿脏啊。阎鹤祥问。
哥,郭麒麟难堪的抬起头,像是在哀求:您看可以么,要是您满意我就先走了。

郭麒麟逃也似的走了。

本以为就此相安无事,不成想第二次发情这么快又来了。

四队后台他把自己关在化妆间,焦虑的吞抑制剂。不料抑制剂对他不再有用,热潮竟然没有停。
阎鹤祥把人都叫走,自己踹门进去了。

大林,怎么回事,不是吃了抑制剂了么。
我,我也不知道……郭麒麟的汗把大褂都打湿了,脸色通红:可能是,有抗药性了。
这一时半会怕是完不了,我带你回家吧。
不用了,阎哥,我一会儿自己去酒店,不能再麻烦您了。
这说什么话,这又不费什么事。说着就要去扶郭麒麟。
郭麒麟快哭了:哥,求你别过来,我不想把你弄脏了。
你说什么呢,什么脏。阎鹤祥执意过来扶他。
郭麒麟闭了闭眼,努力了很久,才强迫自己开口:哥,我已经麻烦你那么多了,我不能,我的味道太难闻了……
你的兰花味儿挺好闻的啊,说着阎鹤祥还仔细闻了闻。
哥,郭麒麟像是被戳破了面具,再也没法维持笑容:哥,求您别这样,给我留一点尊严吧,像是崩溃了似的,郭麒麟使劲儿推阎鹤祥:我知道我的味道不好,我知道,我也不想,可是我没有选择,没有谁是天生选择做一个犯贱的骚货的。
哥,我也不想的,你走吧。

阎鹤祥呆住了,郭麒麟你在说什么,谁说你味道了,谁那么说你!

郭麒麟闹这一下脱了力,直喘气。
阎鹤祥连拉带拽把人带去了医院。
医院给注射了另一种抑制剂算是把郭麒麟稳定下来了。
郭麒麟,我问你,是谁这么说你的。阎鹤祥把人按到床上,打定主意问个明白。

我父亲。郭麒麟很安静。
阎鹤祥愣了一下,他还说你什么了。
他说,我是骚货,不要脸,身上的味洗都洗不掉,我会弄脏弟弟,我不该给人添麻烦,要多吃抑制剂,别给他丢人。郭麒麟平静的望向阎鹤祥的眼睛。他要我犯贱的时候滚远点,别总在他面前晃,他觉着恶心。
别说了。阎鹤祥听不下去了,师父能对郭麒麟说出这样的话,可想而知这些年他过得都是什么日子。
只因为他是个omega。
郭麒麟,你记着,你爸说的不对,你不是他说的那样,你的味道很好闻,是兰花香气,你也不脏,你很干净。你也没有做过任何必须承受他对你的评价的事,他说的完全不对。
以后不要再那样频繁使用抑制剂了,你的身体承受不了那么大剂量。

可父亲……
搬来和我住。阎鹤祥说,和我在一起,离开你爸爸。
好。

和师父说这事,师父很随意的同意了。
看见郭麒麟的行李阎鹤祥心都碎了:师父家但凡有一个关心他的,都不至于让郭麒麟的行李那么少。
阎鹤祥不想再让郭麒麟面对那样的环境,问了郭麒麟意愿,郭麒麟摇摇头想完完全全离开那里,于是两人决定不再说相声,阎鹤祥操起了老本行干工程师。郭麒麟在家自学,阎鹤祥计划他学的差不多就和自己一起上班,给他做个助理做也是好的。
自家的公司塞个人而已,轻而易举。

一晃儿半年过去了,两人在一次阎鹤祥发情期滚到了一起,阎鹤祥还想把郭麒麟推开把自己锁房间里,郭麒麟在他眼里还是个孩子,怎么能对孩子下手。郭麒麟在床边闷坐半天,下定决心后把门撬开往他怀里冲。
我已经成年了。还没说完阎鹤祥就啃上了他的脖子。大好青年柴干了那么久,连套都来不及戴。
第二天被灌的满满的郭麒麟腿都合不上,被阎鹤祥抱进浴缸,刚清理干净就又被灌满了。
之后顺理成章的成了伴侣。
工作上郭麒麟也成了助理。

阎哥,要不要告诉父亲一声?郭麒麟忍了半天,还是磨磨蹭蹭走进书房说出了闷在心里的话。
这个你自己来决定。如果你要回家,我陪你。阎鹤祥放下资料,把自家omega拉进怀里,轻轻吻着郭麒麟的耳垂,心里想的是时候扯证了,标记都标记了,自己父母也见了,就差最后一道手续而已。
当晚书房地毯就报废了。

回去玫瑰园的时候大家都发现了郭麒麟的变化。
兰花香中带着一丝竹子清香,不浓烈却让人无法忽视。
父亲,我和阎鹤祥在一起了。
父亲把户口本扔了出来。


日子平淡的过,自家公司更不需拘谨,晋升总工程师兼执行总裁的阎鹤祥肩上担子越来越重,还好两人工作在一处,没什么聚少离多。

阎鹤祥让郭麒麟送一份资料,近期最大的案子,不重要也不会交给郭麒麟,不料送迟了,让别的公司中了标。阎鹤祥没客气,没好气的让郭麒麟进来。
郭麒麟知道自己做错了,看着阎鹤祥将要发脾气的神色,一进门便乖乖的跪下了。
阎鹤祥是很生气,但也没料到郭麒麟跪下。忙把人扶起来也忘了生气。
父亲说挨打时候要跪着,这是规矩。郭麒麟乖巧的回答。
你以为我要打你?阎鹤祥脸色铁青。
郭麒麟见阎鹤祥脸色以为阎鹤祥更生气了,又要跪。被阎鹤祥拦住了。
你爸总打你?
不常打我,一般只是罚跪。
他为什么打你?
说错了词、没有管好自己,味道跑出来、那次选错节目,还有,郭麒麟睫毛颤了颤,画扇面那次。
阎鹤祥记得那次,郭麒麟三天没来后台。
郭麒麟,大林,你记住,我永远不会打你,你也永远不必对我下跪。
先告诉我今天为什么送迟了。
对不起,哥,对不起,我半路的时候有些难受在车上吐了,不得已只好下车,我努力跑过去,但还是迟到了。
吃坏东西了么?为什么难受?
我也不知道。现在也不舒服。
阎鹤祥放下手头案子抱着郭麒麟去了医院。

医生指着郭麒麟小腹说,郭先生怀孕了。已经三个月了,胎心有些不稳,郭先生要注意休息。
阎鹤祥一脸愧疚:都怪我,什么都不知道,还说要对你好,连你怀孕都没知觉,还要你送文件。
郭麒麟还在震惊中久久不能平静。
眉头紧锁。

阎鹤祥小心照料着怀孕的omega,可郭麒麟总是愁眉不展,阎鹤祥根本不知从何下手。

漫长的养胎终于到了最后关头,郭麒麟被推进了产房。
郭麒麟害怕的想哭,他已经习惯了阎鹤祥的陪伴,他们从合作开始就几乎没有分开过,而现在产房里只有他自己和医生。
阎鹤祥在门外十分焦虑,郭麒麟才21岁,就要独自经历这么巨大的痛苦,扯住护士问里面的情况,护士说郭先生有些紧张,现在使不上力。
阎鹤祥疯了似的往产房跑。

他看见郭麒麟小小的,像只小猫似的一个人躺着,从没有那么无助,灯光刺的他眼睛发烫,他的omega迷迷糊糊的满脸眼泪,呜呜的哭,嘴里小声叫着哥。
不怕,哥来了,大林,别怕,哥在这儿呢。
哥,救救我,我不生了,疼,我害怕……郭麒麟已经意识混乱说话都不挨着,哥,您是喜欢alpha的吧,如果我生了omega,求您别赶我走,郭麒麟哭的更凶了,我会自己养他,不让他跑到您面前惹您不开心,我会好好教育他怎么用抑制剂的,我会让他乖乖的,求您……
阎鹤祥知道这时候说什么他都听不见去,郭麒麟已经没法用力了,便示意医生动手术剖。

郭麒麟生了个小姑娘。打了麻药睡了多久阎鹤祥就在床边陪了他多久。
他希望郭麒麟一睁眼就能看见他,让他安心。
果然郭麒麟睁眼的时候他正在给他的宝贝削苹果。
林林,辛苦你了。疼不疼?
哥,我生了个什么啊。郭麒麟还有些不安。
什么什么,你给了我一个小公主。
你喜欢她么?郭麒麟看起来依旧不安。
只要是你生的我都喜欢,何况她那么像你。
林林,阎鹤祥认真的注视着郭麒麟,我可能没说过,但是我确实爱你,我真心实意的爱着你,所以不要怀疑我的心意。发情期那次虽然不是计划内,但我从未后悔,当时不想碰你只是觉得你还太小,我该等等你的。

哥,谢谢你愿意喜欢我。郭麒麟拥住对方,对方的味道是那么好闻,竹子味儿的阎鹤祥,是他一个人的。

他没有被爱过,不知道该如何报答这份爱。
连他的回应都是拙劣的。
可是阎鹤祥告诉他,他不需要做什么,就可以获得这份爱。

他会学着坦然接受的,会学着用自己的方式让他的alpha也感受到他的感情。



阎鹤祥等待着有那么一天郭麒麟会相信一切都会好起来。

因为他已经找到那个属于他的人。

end.

评论(42)
热度(152)
日日夜夜中流亡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