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拉今天肝论文了吗

【大小熊】大教堂时代 - 7


chapter 7.

加泰人到曼联已经一个月了,除了自己和父亲,他在曼彻斯特几乎没见过一个说西班牙语的人(他只能勉强听懂一点儿巴西人的葡萄牙语,但也仅限一点儿),加入平时的训练都变得艰难起来,弗格森爵士把他叫到面前,皮克睁大了眼睛。

 

这个苏格兰人在说什么?

 

“... ...你能... ...或者... ...曼彻斯特... ...”

 

好吧,以前上学真不该抄Cesc的作业,他几乎什么都听不懂,皮克手足无措的站在教练面前。

 

他的胃开始疼了。

 

爵士看出了西班牙人的窘迫,拍拍他的手臂,安慰的笑了笑,一边的助手过来说了些什么,杰罗姆助教将他带回了更衣室。

 

“没关系,这都是正常的,每个转会来的外国孩子都要经历这个。”皮克努力辨别这对方带着浓重英伦口音的西班牙语。谢天谢地终于有一个人懂西班牙语了!

 

“俱乐部为你安排了英语课,每天训练前先去上两个小时课,多多和队友交流,小伙子,别害怕。”

 

皮克僵着脸点点头。

 

他已经开始讨厌这里了。

 

回到家,西班牙人迫不及待的拨通了好友的电话,对面人显然没想到这个时候会接到他的电话:“你不用吃饭的吗?Geri,我才到家快饿疯了。”

 

“Cesc我快死了,救救我。”后卫趴在床上,声音闷闷的,“曼彻斯特下雨了,五天中的第四场雨。”

 

“伦敦五天里下了五场雨,这样说有没有安慰到你?”电话那边法布雷加斯开了只罐头,抱着坐在沙发上电话开了免提,“别这个语气,和我说说球队,我听说曼联很有钱,更衣室特别豪华。”

 

“我不知道,不记得了。我只记得Sir只到我胸口,”皮克皱着脸,即使知道对面在吃东西,也没有被引起丝毫的食欲,“英国人性格真奇怪,还是只有曼彻斯特的这样?他们每个人都不会好好说话好好看人,我尝试着说‘你好’他们却装作不知道什么意思,”皮克翻个身仰躺着,“我承认我有口音但hello好歹也是能让人听懂的。”

 

“那些人是哪些人?”法布雷加斯放下勺子跑去开了第二只罐头,“我听说曼联进队有‘规矩’,你知道的,欺负新人的‘传统’,有些特别可怕,如果仅仅是嘲笑口音的话你该买蛋糕庆祝了。”

 

“别吓我Cesc,”皮克捂住脑袋,“如果真是这样的话爵士会救我的对吧,我年纪不大,还是外国人。”

 

“嗯,Leo那时候可没人帮忙。”法布雷加斯冷飕飕来了一句,“你冲他发脾气所有人都站在你这边,”包括我,阿森纳中场在心里补了一句。

 

电话那头没回应。

 

“Geri?你在听吗?喂?”

 

“在听,”西班牙人坐起来,打开了窗子,任由雨水与冷风灌进来,他冻得直哆嗦,“你和Leo联系了吗?他还好吗。”

 

“昨天我们打了电话,他告诉我他又被一队抽调了,你知道去巨龙球场的那次他代表一队上场踢了几十分钟,教练对他很满意。”

 

“那次是我送他去的。”

 

法布雷加斯翻了个白眼,“听我说完。然后一队主教练,就是里杰卡尔德就总让他和一队一起训练了,Leo现在认识了不少大明星,他现在和已经可以和罗纳尔迪尼奥、德科、西尔维伲奥他们一起吃饭了,”法布雷加斯由衷的替他的朋友高兴,“能让这么多巴西人都喜欢的阿根廷人可不多见,Leo说这些人对他都很好,再加上偶尔也能替一队踢几十分钟,Leo以后绝对会成为主力的。”

 

“Leo一定能做到的,他那么厉害。”皮克的眉头终于舒展开,“不光成为主力,他还会成为世界上最好的球员。”

 

“那他、你们打电话他问起过我吗。”不知在想些什么,皮克顿了一下有些虚弱的问,法布雷加斯甚至觉得对方的语气有点可怜了。

 

“问了,但是他不让我和你说。”阿森纳新星将腿放在茶几上,“不过鉴于你这么惨我还是告诉你好了,他问了你的情况,很担心你,特别叮嘱我要常常给你打电话。”

 

“告诉他我很好,”皮克轻声说,“别让他担心。”

 

“那你就打起精神来,Leo能看到英超比赛,让他看看你踢球的样子。”

 

 

 

 

 

相比于两个好友,留在巴塞罗那的梅西看起来顺利了许多。

 

仅仅是看起来。

 

和队里头牌罗纳尔迪尼奥的友谊让他更加喜欢和一线队一起训练,虽然他更多在B队比赛,但每个人都知道他有能力在巴萨打上主力。

 

他也得到了一线队正式号码,30号。“Leo过来,别总是和Dinho一起玩,也看看我,”德科做出一副吃醋的样子逗他,将球踢过去,阿根廷人小跑着接球,回头看了一眼罗纳尔迪尼奥,“没事,去吧,我的确不该独自拥有你,去教教Deco怎么正确的踢球,他太烂了。”快乐的巴西人冲他喊,周围人都笑起来。

 

另一个巴西人西尔维伲奥也将球踢给阿根廷人加入“争宠”行列,“Leo,我呢?你只喜欢他俩不喜欢我吗?”阿根廷人脸红透了,“我也喜欢你,Sylvy,”他知道这些人在和他开玩笑,这些爱让他受宠若惊,“我喜欢你们每一个人。”

 

最终训练时还是罗纳尔迪尼奥、德科、西尔维伲奥和梅西四个人一组的分组让他们每个人都心满意足,四个人合作无间进了足足30个球才罢休,对面小组的哈维和久利笑着摇头,“说好的足球宿敌,Leo这孩子简直是个南美洲和平使者。”

 

范布隆克霍斯特则撑着腿喘着气,刚刚的南美组合攻势让荷兰人吃尽苦头:“和平使者?别让我对上Leo,我说真的,这个孩子未来接过10号我不会意外。”

 

午餐变成了巴西-阿根廷一桌,西班牙一桌,法国、荷兰等凑一桌。黑天鹅提了小阿根廷人上一队本来害怕年纪太小的他不适应,准备让队长普约尔带着他,没想到梅西和罗纳尔迪尼奥的一见如故反倒让他省了不少事。哈维、伊涅斯塔、巴尔德斯安静吃饭,笑声时不时从对面巴西人那边传过来。

 

普约尔想说什么,看了眼对面。

 

“怎么了?”哈维问。

 

“也不知道这是不是好事,梅西和我们一样出身拉玛西亚青训,从小接受拉玛西亚文化,现在他和巴西人走的那么近,恐怕巴西人会改变他的风格。”

 

“相比这个,Leo的护照问题更大,”巴尔德斯小声说,“俱乐部这边一直没给他弄下来欧盟签证,没法和他签合同,据说好多球队都在接触他父亲,巴萨这边的筹码仅仅是Leo本人的留队意愿。”

 

“所以比起担心巴西人改变他,”哈维盛了一份沙拉,站起来,“不如担心下我们能不能留住他,国际米兰盯他很久了。”巴萨中场端着盘子走向梅西,不意外的看到阿根廷人惊吓的脸。

 

“哈维,我我,我自己盛就好,谢谢。”已经认识快半年了小跳蚤依然对这位中场大脑十分畏惧,看到他走过来身体都僵硬了。哈维实在觉得奇怪,自己有这么可怕吗?

 

努力露出柔和的表情,巴萨中场放轻声音,“没有怪你的意思,只是你确实应该吃点蔬菜,你还在长身体。”哈维努力无视周围三道巴西人的目光,放下盘子坦然回去了。

 

“Leo,哈维说的对,”西尔维伲奥把盘子挪到梅西面前,“你依然太小了,要比我们更注意营养才是,训练、休息也要更合理。”

 

德科点点头,“像夜店,只有我们带你去才能去,不要自己去。”罗纳尔迪尼奥咧开嘴鼓掌大笑,“对啊Leo,你都17岁了,是时候去夜店了,所以先把蔬菜吃光吧!”

 

“Dinho,”阿根廷人无奈的吐了吐舌头,无视了来自四面八方的强烈建议,吃掉了盘子里最后一块烤肉。

 

 

 

 

 

谢绝了罗纳尔迪尼奥开车送他回家的好意,梅西一个人回到了B队。

 

马上就到2005年了,他给B队的时间越来越少,意识到这个,阿根廷人忽然怀念起了2000年他加入的第一支球队。

 

苏比萨雷塔先生刚刚和他进行了一场对话。

 

那可真奇怪。他无法忽视对话里他们角色的转换:他变成了那个握有主动权的人,巴萨人询问他关于留下等待签证的意愿,他毫不迟疑的回答愿意等待,而对方仿佛不相信似的反复向他承诺俱乐部会尽一切所能尽快完成签约。

 

他疑惑不已,“苏比萨雷塔先生,我会留下,我会等着俱乐部的合同,我一直对为巴塞罗那踢球充满渴望。”

 

技术总监看起来依旧心事重重,“当然,你是个好孩子,我从未改变过对你的看法,我只是想告诉你,巴萨一直都渴望拥有你,一直信任你,如果这个世界上有一家俱乐部对你是最好的,那么就是巴萨了。”

 

“因为mas que un club?”阿根廷人开起了玩笑,他知道对方依旧不能放下心来,他郑重的望着巴塞罗那人,“我向你保证先生,我会留下。我永远记得俱乐部对我的恩情,对我的关爱,这里的人们接纳了并不完美的我,给予了我尊严。”

 

他想起那个蓝眼睛的大个子,在他依旧矮小的时候不顾一切的冲向对方(顺带一提,他现在已经不那么矮小了),只因为那名球员在被罚下场时对自己说了一句“该死的侏儒!”

 

加泰人甚至比作为当事人的自己更加不能接受这样的羞辱,也因此得到了禁赛五场的处罚。梅西记得当时的他大脑空白了三秒才意识到对方说了些什么,在他想起来应该冲上去狠狠打一架时,皮克已经把对方按在地上揍了。

 

他没见过这么凶狠的皮克。

 

尊严。

 

是的,巴塞罗那给予了他尊严,巴塞罗那人捍卫了他的尊严。这可比可以早早签约打上比赛重要的多。

 

“先生,您拥有我的保证,我会留下。”

 

 

 

 

 

2005年5月1日,年仅17岁的30号小将梅西攻入个人巴萨处子球,诺坎普山呼海啸,“Messi”响彻云霄,阿根廷人第一次在国王罗纳尔迪尼奥的背上接受万人朝拜。

 

Tbc.


评论(9)
热度(119)
日日夜夜中流亡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