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拉Маша

【本马达】Unbroken 坚不可摧 (下)

Author:赫拉克勒斯

Rating:NC-17

Warning:人物不属于我,一切都是脑洞;肉写的比清水还清水,请不要期待。

Summary:他们都以为他们的友谊坚不可摧,然而事实并非如此。

【下】

 

 

熬个通宵的Matt带着两个黑眼圈眼睛半闭着坐在桌子前,衣服也没换,神志不清的等着Ben的早餐。

 

然而香喷喷的煎饼也没能让Matt清醒起来,Matt机械的嚼着煎饼,Ben看不下去端着杯子给Matt喂了几口牛奶,又塞了几口沙拉。看了看Matt仿佛在垃圾堆里滚了一圈的T恤,拉着Matt进房间给他脱衣服,套上洗好的卫衣。

 

 

 

天沉沉的,雨就要来了,无论是谁都不会有好心情。

 

Ben不由得想起他脑子抽风提的那个“好”建议也是在这种该死的天气。

 

 

Matt,听我说,我觉得我们不该继续下去了。

 

Ben坐在床边轻声开了口。他知道不是个好时机,但这是个大问题,绝不能拖下去。这是他想了一晚得出的解决方法:只要不再和Matt做爱,他就不会把Matt当成床伴,他们就会永远是最好的朋友,他们的友谊将会坚不可摧。

 

嗯。Matt呆呆的点头。

 

我是说,我们俩的做爱。Ben怀疑Matt根本没听懂。

 

嗯。Matt继续点头。

 

你同意么?Ben又问了一次。

 

嗯。我该去学校了,Ben。Matt依旧呆呆的半睁着眼睛,没忘起身翻找起昨晚写的报告。翻了一会塞进包里,说声Bye推门出去了。

 

黑发男孩看着Matt远去的背影,把心里空了的那部分定义为生理在哀悼他逝去的惬意性生活。

 

 

 

这一天对Matt而言是幸运的,阴沉的天气预示着一会儿大雨如约而至,但他并没被堵在路上,报告顺利的通过,导师看他疲惫的随时可以睡倒的样子给他放了假。他一直是个挺讨人喜欢的学生。

 

早早回家的Matt倒头就睡,没有发现Ben的东西已经不见了。

 

Matt醒来已经下午3点了,起床去冰箱翻找食物,不出意料的找到一个Ben留下的装满食物的盒子,叮三分钟他就可以享受美味,perfect!

 

打开电视,正好放着My Little Pony,Matt抱着碗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今天Ben似乎和他说了什么。

 

说了什么来着... ...

 

... ...

 

Holy sh*t!Ben不想和他做爱了!?

 

作为一名研究英国文学的学生,Matt非常冷静的调出他思维中理性的一面环顾四周,分析事态:Ben和他的上一次做爱非常完美——Ben的性能力没出问题,他也没有;Ben的东西没了——他搬走了;Ben怕他饿死留下一盒食物——Ben依然关心他;他的资料被分门别类的放好——Ben的强迫症没救了。

 

好吧完全没有头绪。

 

很快他想到现在不是个去找Ben的好时机,既然Ben做了这个决定就一定有他的理由,利用这段时间让他们思考一下是应该的。

 

不过,

 

见鬼的是他要思考什么?

 

 

 

 

和Matt达成共识的Ben本以为事情已经完美解决,可是他知道只要和Matt住在一起他一定管不住自己,当机立断搬了出来。

 

和Matt分来的这几天他专心投入自己的公司,以前的经验让他如鱼得水得心应手,只是不再和Matt见面的每一天都让他好像少了点什么。

 

公司的筹备进展顺利,比预期的要快,结束实习好几天了,明天取了注册公司文件后他就算真正的拥有了一间公司,他的梦想就要实现了。真想和Matt见面好好庆祝一番。

 

他有好多话要和Matt说,现在他就要成功了,对Matt的感激他简直说不完:他要感谢Matt对他的鼓励,从没有人相信他可以做到,他的母亲也在他辍学以后对他失望透顶,只有Matt,为了迁就他的创业和他一起搬来了纽约,不顾双亲反对放弃了留校的机会转投纽约大学读博士;13岁开始陪他打工为他的创业攒钱,他肯定没有Matt的那一份他的起步至少还要等五年。

 

Matt总是在支持他,从小就是。8岁的他来到社区里,每个孩子都不和他玩,只有Matt揉他的头带他去打棒球,看比赛,让他融入其中,为他解决高年级的找茬,哪怕自己粘他粘的厕所都要一起去,Matt也从没有对他说不,更没有嘲笑他,让他明白自己不是一个人;长大以后亦是如此,创业初期Matt怕他被合伙人看扁,为给他买了一件当时的D&G的新款西装,为此Matt当掉了外婆留给他的那枚古董胸针... ...

 

而现在,他只能一个人坐在刚装修好的办公室,一切罪恶的源头都是因为自己那个打破一切的、搅得他生活不得安宁的提议。

 

该去找点乐子转移下注意力了,酒吧是个好地方。他对自己说,别去想了,等到他戒掉Matt对他的性吸引,他就可以毫无负担的继续和Matt的友谊。

 

他们的友谊不会毁在他的手里。他坚定的走去停车场,启动车子去最近的酒吧。

 

 

 

三秒钟后他开车调转方向驶向了Matt的家。

 

 

 

打开Matt家门的时候Ben敏锐的观察到了不对劲。

 

电视关着。

 

门口有双女性的鞋。

 

Matt家里有个女人。

 

这个认知冲击着他的神经,一瞬间痛苦,悲伤,嫉妒向潮水一样涌来。

 

他到底怎么了... ... Matt和他都交过几个女朋友,也有过几次一夜情,为什么现在他接受不了了?

 

一切都指向了那个他最不愿承认的结论,他绝望的想:他的身体把Matt,他愿为之牺牲一切的Matt,当成了仅供他发泄性欲的,bitch。

 

Ben满脸眼泪的吐在Matt的玄关。

 

 

 

听到门口响动的Matt从楼上冲出来,惊讶的看着整个人一塌糊涂的Ben,把他搀扶到沙发上,给Ben倒杯水,一边拍着Ben的背,一边小声安慰着。一位妇人跟着从楼上出来。

 

这就是那个Ben?女性问道。

 

是的,他就是那个Ben。Matt还在给Ben顺气,给Ben介绍:这是professor Green,学校的心理咨询师。

 

既然他来了,那我就走了孩子,你们好好聊聊。妇人爱怜的看着两个男孩,把房间留给两个人。

 

 

 

Matt。Ben一看那位女士就知道他误会了,但他必须向Matt坦白一切。

 

先听我说Ben。Matt坚定的制止了他,不管你要说什么 ,先听我说。

 

Ben依言安静下来,等待着Matt。

 

我们之间出了点问题,而我发现我甚至不知道问题是什么,所以我给学校咨询室打了电话,Professor Green对我的问题非常感兴趣,过来帮我解答了我的疑惑,也是你的。

 

我丝毫不怀疑... ...Ben道。

 

Stop,听我说。Matt再次制止他。

 

她问我为什么和人做爱。

 

我说因为做爱让我快乐。

 

她问我为什么和你做爱。

 

我说因为和你做爱我很快乐。

 

Matt顿了下,接着开口:她问我会不会和我的朋友们,比如Pitt或者Clooney做爱。

 

我说当然不会,我想象了一下那个画面都觉得惊悚。Matt笑起来,Ben也跟着小小的笑起来。

 

接着她让我形容一下我的前女友们的共同点,和你的前女友们的共同点。

 

我的前女友们几乎都是黑头发。

 

你的前女友们都是金头发。

 

连我喜欢的The Powerpuff Girls也是黑头发的Buttercup,你的则是金头发的Bubbles。

 

Ben,你明白这意味着么?Matt眼睛闪亮的注视着他,Ben可以从中感受到他们的友谊多么坚固。

 

我们的性癖很古怪?Ben不确定的说,他确定性癖不会是终结他们友谊的东西。

 

当然不是,而是我们都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听到他的答案Matt叹了口气,柔声道:我们都坚信我们的友谊坚不可摧,而这蒙蔽了我们的双眼。

 

Ben听到自己的心咚咚的跳着,看着Matt的脸一点一点靠近,Matt吻上他,轻轻的告诉他答案:

 

坚不可摧的不是我们之间的友谊,而是爱。

 

 

 

这是他们第一时间排除在外多年的选项,甚至都不能称之为选项的选项,那因为是对他们而言最天方夜谭的答案:他们爱上了彼此。

 

他不知道这段友谊是什么时候变质的,或者说,是不是从一开始就不是友谊。

 

他们一直肆无忌惮的开着基佬玩笑,把对对方的爱与占有欲统统归结为竹马之谊。

 

他和Ben都太过珍视他们的感情,太过为之自豪,认定对方是不同的,坚信着友谊的永不改变,以至于将他们之间的一切不理智情感都归结为友谊。

 

哪对好朋友会面不改色的同意对方的接吻邀请?

 

哪对好朋友之间会拥有对彼此而言最好的性爱?

 

哪对好朋友会为对对方的亵渎而痛苦到呕吐?

 

更不用提他们那非凡的默契,对对方的无限迁就... ...

 

巨大的惊喜让情绪经历大起大落的Ben有些虚脱,而先一步找到答案一身轻松的Matt则眼睛都在微笑,黑发男孩克制不住的亲上去:你笑的太蠢了Matt... ... 

 

论蠢我们中间我只能排第二,起码我还知道迷途知返向人求助,而不是像你一样一走了之。

 

这点我承认。Ben看着Matt,抑制不住的也笑起来。

 

 

【尾声】

 

 

五年后,已经是世界五十强企业总裁的Ben和纽约大学英国文学教授Matt在市政厅注册结婚。

 

你穿了这个。 Matt定定看着站在面前英俊的仿佛天神般的男人,Burberry 长款双排扣大衣,Begg & Co暗花围巾,黑色复古Testoni手工定制皮鞋,却配着有些可笑的旧款西装。

 

他一眼就认出那是多年前买给Ben的那套D&G。款式早已过时,大小也不那么合身,完全不符合如今Ben的身份。他以为这种旧衣服第一次搬家时Ben早就丢掉了,一直以来都是Ben在管家务,他也没再看见这套西装。

 

他不知道Ben把它保存的如此好。

 

是的我穿了这个。Ben从口袋里掏出盒子,递给Matt:打开看看。

 

Matt依言打开盒子,里面静静躺着那枚为了换取这件西装而当掉的胸针。

 

你总是有办法让我更惊喜。阳光太过刺眼,让Matt有要流泪的冲动。

 

因为我想永远和你在一起,从我八岁开始。Ben已经先一步红了眼睛。

 

 

 

他们在阳光下拥吻。

 

神的灵仿佛鸽子降下,落在他们身上(注5)。


【完】
 

 

 

 

 

注5:出自马太福音 3:11-17,有删改。

----------------------------------------------------------------

写这篇文的因缘是看了Ben和Matt的这些年而想到了这句话:

莫逆之交不足恃矣,然总角之交,应非泛泛也。

评论(16)
热度(38)
日日夜夜中流亡

关注的博客